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27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富裕的社會,貧窮的校園

貧窮最悲慘與哀傷的事,並非缺乏麵包或是住所,而是感覺到自己甚麼都不是、沒有自我識別、在世上得不到尊重----德瑞莎修女
 
我決定再寫一篇比較有現實感的文字,還是談我的工作。
 
當我十來歲時,經濟生活和現今比起來顯得貧窮的台灣社會提供了足以讓人產生力量的求學價值-----雖然其中或許不免含有欺瞞和催眠成分。
 
那時大學稱為窄門,不管是基於經濟上的困難或是錄取的門檻限制。總之,只有很少比例的高中畢業生能進入大學就讀,全台灣也只有少數的幾所明星高中能有畢業生進到大學就讀。於是可以想見的,每個階段的升學考試就變得非常競爭而且殘酷,錄取與否幾乎決定了一生。但真確地,當時能順利一路從小學中學然後拿到一張大學畢業証書,等於是獲得工作的保証。
 
那是一個很有希望的時代,小學生總是像收集心愛的卡通貼紙一樣一心一意的為了一張獎狀而孜孜不倦,一張工整毛筆書寫的獎狀比鈔票還珍貴,足以讓人產生一輩子勇往向前的力量。除了少數像吳祥輝那樣心智早熟的青年,在那樣的時代沒有人敢拒絕聯考,沒有人可以抗拒考試升學的緊箍咒。
 
那時課業考試雖然代表著磨難與痛苦,但像艱難的超級馬拉松運動一樣,辛苦後獲得的優良學業成績也足以贏取輝照環宇的榮光,足以光宗耀祖的。
 
這一切都改變了嗎?

我工作的環境裡都是十來歲的孩子,性格極端的分為兩群。
 
有一群學生承續著傳統,專注於課業,著眼於成績,只要是和考試分數相關的文字,一律葷素不忌的像吸墨紙一樣放進腦子裡,而想當然的和分數考試無關的題材則一律漠不關心的對待。多年來波爛壯闊的教育改革對這群學生沒產生多大的改變,降低的升學門檻依然沒低到讓太多的新思維進來,所謂「自我探索」、「多元價值」….仍然只是像遙遠飄盪天際的風箏。
 
和這相反的,有另一群學生們則是到學校來聯誼打鬧的,下課是一整天的精華,上課視為下課的延長賽,挑戰權威、博取同儕注目為樂,精神來了和老師逗嘴玩鬧,干擾教學秩序,玩累了就趴桌睡覺。這群學生不相信努力課業和人生未來有什麼關係,考試一律猜答,反正ABCD四選一,再難的題目都是五分鐘內搞定,他們不會憂懼未來,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也相信生命會自然找尋出路,樂天知命,過一天算一天,教育專家高舉的教改鬆綁政策倒是在這群孩子身上看到成效了。
 
努力追求智識上的成長固然有些是來自於早熟孩子的性格使然,固然有某些聰慧早熟的心靈在早早的歲月裡就知道自已與眾不同,也提前知道自已的責任與願意擔負自已的未來。但多數學生拼了命的要爭取好成績並非如此,十來歲的小孩多數不是為了「求真、求善、求美」崇高理想而努力追求課業成績的(或是說不是那麼確定的)。
 
在我看來,在校園裡成績對大多數的學生而言其實是一種「財富」,有了成績如同掌握了「權勢」,可以得到眾人的注目,親友師長的尊重與讚美,是一種符號,一種識別,是一種優越,當然也多少擁有一些特權,可以少了很多的責罰和蔑視,也延伸至成長之後成為成人世界裡的生存優勢。
 
自我放棄的孩子呢?雖然行為上表現出對課業成績的不在乎(他們有能力在乎嗎?),但根本的理由不是因為他想放棄,而是他們不得不放棄。從小學的基礎課業開始,他們一直沒有跨過學習所需的智識門檻,而且學校也沒設計出一套有效的制度也去幫助他們(當然,喊喊補救教學是有的)。
 
我很相信教育專家主張的:「學生有多元性向和專長」。但專家始終沒辦法說服我們的社會提供多元需求和價值,專家也沒有能力設計出一套多元的評鑑升學制度。有那麼多年了,我們依賴的教育評鑑標準仍是號稱最公平的紙筆測驗,而紙筆測驗其實是最不公平的。表演天賦、藝術才能,應付緊急危難的判斷力、人道關懷、安份守已、奉公守法、勤勞儉樸….太多太多的人性美德是無法透過紙筆的過程篩選出來的。
 
我並不偏激,我知道各階層的教育工作者都費盡心思的想強化品格教育。但莫可奈何的是,無論如何努力,體制內的評鑑方式紙筆測驗就是佔了絕大多數,越是需要所謂公平,越是決定性大的考試評量測驗就越向呆板沒有彈性的紙筆測驗傾斜,而最後篩選出的所謂優秀學生就是一群「坐得住」、「靜得下來」、「記憶力強」的學生而已。
 
那些對人生充滿熱情,願意承擔責任但國、英、數(尤其是數學)不好的學生早早就淘汰出局。想像力豐富、手藝巧妙或單純只是口才辯給、富領導力的學生,只要課堂上的數學過不了關,往往就注定沒辦法順暢的往下走。
 
細細想,台灣的社會價值固然不斷的朝多元方向前進了,也適當的吸納了不同專長的人才和創造了就業市場。但校園內的主流價值跟進了嗎?並沒有!
 
人人都知道好品格的重要性,也不遺餘力的強調品德教育的重要性。但大家如果願意面對現實,現今這個評鑑和升學的體制下,好品格的重要性是在「有了好學業成績」後的事,品格其實不過是個副屬品。



 
我相這我這樣說絕非一時情緒激越之詞,如果不信,試問,有那一個升學大門是專為「成績平凡」但勤奮勞動、熱心助人的學生而開嗎?沒有。不過都是先選「成績好的學生進來」然後再強調「非常重視品德教育」,不是嗎?成績過不了,還有什麼是可能的呢?所謂品德教育都是各階層教育的「門面裝飾品」而已。
 
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資本主義社會,一切都講求效率、成果,可以量化的數字最容易引人注目,而不能量化的績效就注定淪為口號。
 
考上多少個第一志願的學生是辦學指標,不能量化的「助人」、「孝心」、「惜福」、「勤勞」、「負責」、「守法」….會有人強調嗎?全球百大名校,績效卓越的大學有將這些列入評比嗎?可能是我淺薄,就我所知是沒有。
 
沒進到校園工作的人可能不知道,近年來,校園的打掃工作已經快無以為繼了,富裕懶散慣了的台灣社會已經讓學生們普遍連掃把都拿不動了。有時我會有一個很無奈的想法,希望各級升學考試入學條例加列一條:「受教育過程中有因打掃工作不認真而考評不佳登列在案的學生拒收」,那學生應該就會開始努力打掃了吧!不管是不是出於心甘情願。
 
當然我知道一定會有人覺得我的看法很幼稚很可笑,可是可笑的原因有人能告訴我嗎?是怕老師會因此掌握生殺予奪的大權而濫用?那何不像法院審理一樣設個三級三審的制度認真的確認這件事。其實心照不宣的是:「不符合比例原則」,也就是小小的打掃和升學這麼重要的事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用不著小題大作。直接了當點說,在大多數人的價值裡,和打掃比起來,升學重要多了不是嗎?
 
依此類推,負責任是小事,合群助人是小事,體貼善解人意是小事….都是過了升學門檻後就可以培養的小事。
 
於是我們有了兩群極端不同的學生出現。
 
學科上的智識能力過得了紙筆測驗的就努力讀書考試,成人們就極盡所有提供資源,供給冷氣房,免除打掃工作,買貴重的禮物....反正努力去唸,其他一切都等順利升學後再說。
 
學科學習上難以勝任的那群學生呢?他們在學校無法得到尊重,無法自我覺察可以很有尊嚴的在學校生活,最後連自我都無法識別。
 
像這樣校園裡,各式各樣的師生衝突就無可避免了。
 
我得說句公道話,校園衝突普遍都不是老師們不懂得尊重學生的,要全然怪罪學生不懂尊重老師也不公平,其實是整個扭曲的社會價值讓這群學生在校園內顯得貧窮,他們無法自我覺察到應有的尊重,找不到自我的定位,無法自我認同,也失去自尊心。

一切只因校園內的「貨幣」只有一種,它叫學業成績,而且是非常狹義的和升學有關的學科成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