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559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秋天和冬天的界線

昨天看了檢驗報告。身體回到正常了,終於!

整整吞了三個月的藥丸,忍受了各式各樣的副作用和焦慮後的善報,值得慶幸。

「你的氣色看起來很好喔!」兩週前一個許久未見的朋友一見到面是這樣開啟話題的。

「其實我己經吃了兩個月的藥了,最近才開始有點胃口,體重足足掉了五公斤。氣色真的很好嗎?」

話題沒有因此結束,但一時之間也突然凍結無法再往前邁進。

標準的外交辭令!

 

「其實一直以來我就知道自己沒有什麼天分,但老師以前都會很努力的讚美我。就算多麼微不足道的發問也一樣。那時還小,當然沒有自我覺察的能力,受到老師的鼓舞後不誇張的說就像是每條神經都敏銳地豎立起來,一整天都開心得不得了然後沾沾自喜地以為自己真的是可造之才,不是眾人眼中憨直的牧羊少女,而是沒有被世人發現的白雪公主。直到後來認真的聽老師的話努力走下去了,才發現老師的讚美其實只不過是基於善意。不過真的沒關係,我不會怪老師喔!至少被期望著的感覺真的很幸福,覺得世界上總算有人可以理解,有人可以支持。否則在不斷考試、不斷地挫敗中活著的中學階段真的會讓人難過得想死。而有那樣的溫度陪著,雖然一直被慘不忍賭的分數摧殘著也總算過去了。」

 

我收過像這樣的信。令人想哭又想笑。標準的外交辭令,我這一生應該也說了不少。

 

替我治病的醫師是個中年醫生。自信、安穩、親切…但完全沒有外交辭令。治病的這些日子以來我沒問的,他一句話也不會多說。幾個月來我雖帶著焦慮但很少針對病情問東問西,只是努力做個好病人。當然不可能不關心病情,但理性的聲音告訴我,除非想換醫生,否則我只能選擇相信醫生。看報告、評估和判斷是醫生的事,我能替自己努力的就是巨細靡遺幾近囉唆的把身體狀況傳達給醫生而已。

 

話雖是如此,當很多時候我無助地將病苦盡可能的描述後,醫生只是非常有耐心的聽著…然後點點頭不發一語時,我真的是……挫敗得想揍他。

 

所以幾個月來我對病情的理解與其說是從醫生口中問出來的,不如說是偷偷看著藥袋上的藥名去猜想來的還多一些。

還有些更陰暗的事。

 

死亡從來都不是一瞬間發生的事,它其實是一面從透明漸層到完全黑暗的牆,突然間不安的感覺會讓人想到也許自己正在穿越那道隱形的牆。

 

曾經在狀況非常不好時,在腦子中會不自覺得感受到死亡這件事。不安而悲觀的想著今年的過年是不是得在醫院裡…或者更糟時會想著所謂退休這件事不再是預期而是被迫…

 

雖然藥還是得持續吃著。值得慶幸的是,陰暗和沈重終於也還是過去了。

 

病情反反覆覆的過程中,忍受著疾病本身和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的折磿,心情無可避免的非常低落。偶而的會試著檢視著過去,像搬家時從抽屜中將舊時的書信拿出來一頁一頁仔細翻看一樣的心情。我察覺到我的人生固然平凡,幾近無可取之處。但意外的我卻異常滿足。不斷感受死亡迫近時我堅定的想著如果能繼續往前走下去固然很好,但其實就算是到此就止步了,好像也能接受的樣子….

 

生命的重點終究不在長短。花瓶就算打破了也曾經是花瓶,渉過清澈的溪也看過美麗的雲,認真的珍惜過人也曾被人好好的珍惜過,忍受過很多的苦但也享有過無限的喜悅。伴隨著好與不好的人生走到這裡,貪婪地想把不好的部分完全割棄而重新再來一次的人生是不存在也不完全的。就如同將喝完的空啤酒瓶子重新再排列出來也已經沒有酒了,這是再清楚也不過的事了。

 

刻在腦海的溫度,想起曾經的某些人,某些事是那樣美好。感覺就像是在寒冷的夜將信紙一張一張的燃燒。透過燃燒,信裡的文字訊息於是就轉化為火光和溫暖傳送出來,私密而且安穩。那樣的火光雖然微弱,但我想取得的溫度已夠我走向最黑的那道死亡之牆時不會感到孤單和恐懼。

 

天氣漸漸轉涼了,視線裡到處是飽實的稻穗在寬闊開展的原野裡隨風搖晃著。冬天似乎移近一 些了,就快50歲了,冬天和秋天的界線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樣明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