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543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一點經驗淺談,希望不說教

對我而言,這類的問題回答起來比「老師啊!你剛剛教的…是什麼意思呢?」這樣實質的課業問題還難。
 
也許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有人,能有一個好的方法可以很順當的學會理化而且興味盎然,不管什麼樣的物理定律都能理所當然的理解,面對問題也總是能像刀刃通過豆腐一樣輕而易舉的解決。我當然不具備那樣的資質,誠懇地說,我永遠只能靠著回想自已求學時期遭遇困難時是如何處理的,然後提出一些經驗而已。
 
回想國中時期,讀到像「回音是聲音遇到障礙物時發生反射的現象」這樣的句子,理解起來固然還算容易,但對於像「因磁場變動所感應的電流,其所生的磁場恆抵抗原來的磁場變化方向」這樣的句子就一籌莫展了。一直到現在,那種瞪著每個黑體印刷字跡苦苦的呆望,一次又一次依著課本的文字解說逐字畫線,努力想像著磁場是什麼,感應又是什麼,同時也懊惱地希望自已的腦袋能和科學家冷次(Lenz)對換的那種渴望至今依然難忘!
 
但無論如何,總算理化也教了很多年了,還是有些想法可以試著提出來,也許對某些學習不得要領,正為困惑所苦的同學有些許的幫助也說不定。
 
同學們也許可以這樣試試看

廣泛閱讀加強語文能力和培養想像力
我常想書本的內容沒法讀懂,有一部分是對文詞語意一知半解,另一部分是對書本裡敘述的內容想像的方向不對,但不管是那一種情形,我認為都可以從閱讀上多下功夫來尋求補救。
 
少看一點電視,多到戶外走走
理化本身就是從大自然歸納出的,這是再清楚不過的事,與其抱著書本想像,不如就到戶外走走。試著用原始的感官去觀察自然,可能的話多勞動、做做家事也很好,試著操作工具、器械(安全當然得注意),也許很艱難的自然定律就可以豁然而通。
 
問「老師!我這樣想對嗎?」比問「老師!為什麼?」來得有用
人的心理怎麼說都會不是純然空白的,不管學習什麼,總是會尋著既有的心理圖像去想像。往往所謂的「聽不懂」其實是「不接受」----也就是課程內容和自已心裡建立的想像不一樣。這時通常需要把心裡所想像的內容提出來,反覆提問:「老師!我這樣想錯在那裡呢?這樣想有什麼不可以呢?」也只有這樣做,老師們才有機會針對你的困惑解決問題。
 
可是萬一什麼問題都提不出來,什麼想像都沒有,就只是「完全聽不懂」呢?這也很有可能,那就是第一點所說的那種情形,請加緊用功,多閱讀吧!
 
常常問自已「如果絛件改為……,那會結果會變怎樣呢?」
理化科的內容除了陳述自然界所發生的現象外,適當的推論、預測也相當要緊,這種習慣必然需要恆久的練習才能日漸熟巧。
 
用自已的話寫筆記比抄背書本重點好
好不容易弄懂了的觀念,時間一久很容易就又退回原點,退回自已曾經犯的迷思裡。這時在筆記簿用自已看得懂的話寫下來,就變得很重要。即使是非常淺白可笑的比喻或圖像符號也沒關係,反正是給自已看的,抄錄課本內的文句重點固然正確性比較不容懷疑,但語句終究不是自已的,學習效果會打折扣,印象也不深刻。
 
數學、數學、數學
數學不好會讓理化學起來也會很為難。就像物理學家伽利略說過的:「大自然這本書是用數學寫的」。如果有一種方式可以描繪出自然界的規律性,不是用數學的,那應該相當有趣而且受歡迎,可惜沒辦法,像懼高症坐上了摩天輪,無論如何還是請勇敢面對吧!

結語
理化也許不是那麼容易學習,但也不應該變得令人肩頭沈重、眉頭深鎖才是,因為對自然現象的好奇心應該是人類的本能,就像居禮夫人說過的一段話:
我相信科學極美。科學家不僅僅是工匠,也像個孩子,他們目睹自然現象,就像聽到神話故事般入迷。

任何學科都會有不同形式的困難度,學習上的挫折應該不只是理化而已。海明威(Hemingway)在諾貝爾文學獎授獎儀式的書面講辭裡有一段話,我想引用來鼓勵大家:
應該永遠嘗試去做那些從來沒有人做過或者他人做過而沒有做成的事。有幸地,就會成功。

同學們!也許可以先試著不要那麼在意考試的成敗,暫時先拋開分數上的挫折感,遵循內心直覺的好奇心去探索自然界的奧妙。或許有那麼一天,不知不覺你就會愛上理化這門學科,而「有幸地,就會成功」!

---這是一篇應學校某刊物而寫的文章,對像是國中生,因為版面的關係,刊物上只留下了800字,這裡把完整的版本留下來,開頭第一句當然是從「某人那本」關於跑步的書借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