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469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令人懷念的1984

2008年12月28日的冬日朝陽微微遲到了,天微明後仍維持了好一陣子的陰鬱,等到明亮的橘紅色從中央山脈的那一端微微滲透出來,光線裡散發著像蜂蜜一般的香甜氣息如同打開了品質異常美好的加拿大冰酒瓶塞,閃耀著來來往往的汽車明亮的窗格,連車輪圈都顯得晶光晶亮。
 
很舒服的早晨,品質無可挑剔的一夜好眠後,許多天的頭痛終於停止咆哮。衣服、枕頭套、被套通通丟進洗衣機裡,換上乾淨的毛衣。感覺很久沒上麥當勞買早餐了,今天決定試試看面臨強大7-ELEVEn City Cafe競爭衝擊的麥當勞咖啡是不是濾去了那層劣質的苦澀味。努力的在駕駛副座的置物盒裡找到了「2008麥當勞的活力早餐卡」,2008年初的某一天工讀小姐甜美笑容的記憶被喚醒了,感覺好像是昨天一樣----事實上是一整年硬生生的過去了。

 
2008這一年裡並不是所有回憶都有甜味的,某些日子也會像走進戲院想看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和艾爾帕西諾(Al Pacino)難得的精采對戲,卻運氣不好的看到了像《世紀交鋒--Righteous Kill》這樣完全沒有說服力的大爛片。
 
我的2008年就像投手復建中的受傷手臂,一下子在冰水桶裡,一下子在熱敷袋上度過。雖不能說是毫無所獲的一年,但也極為辛苦就是了,值得慶幸的是我沒有跌進酒精池裡溺死在醉夢中---雖然差一點!說來有點不好意思,到今天為止我整整二週沒沾酒精了,這已經是我從今年初到現在為止最長的禁酒了,我可以很有信心的說,應該可以很平順的就這樣滴酒不沾的過下去了,像我清純無瑕的青少年時期。
 
這一年來,我想我記憶力的退化除了年紀外,酒是另一個問題。想不起《天國的階梯》裡的女主角叫崔智友固然不會造成生活上的困擾,但巴基斯坦的首都是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得查google時就讓人非常生氣了,畢竟那是記憶力很好的青少年時期記住的資料啊!如果連那一段都失去了,那有什麼是不會失去的呢?想到這裡就會讓人萬分沮喪,我曾經可以從列寧、史達林…一路背下去唸出所有俄共時代的領導人的。好吧!我承認這是無聊的知識,忘了也沒關係。
 
這一年來我的意志非常不堅定,像葡萄酒瓶塞一樣軟弱,常常自已一個人喝悶酒,然後第二天胃嚴重的悶脹,而除了酒看來似乎也無法尋求其他更有用的協助,更難的是我必須在眾人面前表現正常。我其實也不是想要自取滅亡,一開始我只是想要藉著酒後的微醺取得入睡的門票而已。但誠如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事與願違,最後必須以健康和魔鬼交換頭痛和空虛的午夜夢醒。
 
大家能想像生活在一個壓抑憂傷和失落中無人可述的日子並不好過,但除了真正經歷過的人才能對酒鬼有更深的諒解。我想對大部分的酒鬼來說他們都非常不願意走進去那樣的日子,只是無助和空虛的力量強大到足以剝奪了靈魂,使人漸漸錯開了常軌,最後無可自拔。
 
酒鬼也分三種,一種是史考特·費茲傑羅(Scott Fitzgerald)那種成名後跌進酒精池中而一蹶不振的,另一種是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那種從酒桶裡努力爬出來重拾聲望的,第三種是欠缺成為酒鬼的勇氣,甚至於連旁人都不知道你的靈魂已被酒精控制的。
 
我是第三種,值得慶幸的是我對酒精的依戀只像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偶而來襲的龍捲風,而不是像專政獨裁的古巴卡斯楚政權或是辛巴威的饑饉常年不去。人生像海明威或費滋傑羅那樣的賭注太大,代價太高。我想我得留著健康的身體以極其平凡的工作照顧極其平凡的我的家人;用極其平凡的一生體驗著和海明威沒什麼不一樣的複雜人生,當然的偶而也會像費茲傑羅那樣遇上了看起來過不下去的日子。
 
留下了《紅字》這本曠世經典的作家霍桑(Hawthorne)到了人生的末期,被「64」這個數字所困無法自拔,不由自主的像被邪靈附身一樣在周圍看得見的碎紙條上寫下了像謎語一般的「64」這個數字。2008這年我被「1984」這個數字困住,但也是因「1984」而得到救拯。
 
2008年總算是結束了,好與壞都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