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那天陳明章來「雲林故事館」

在一個特別的夜晚,陳明章來到虎尾「雲林故事館」演唱。那天聽完演唱會後回到家,我特別翻出他所有的CD,一張一張反覆不斷的聽,吟味所有的歌曲後,我突然察覺陳明章的歌是多麼特別,而其他的流行歌曲是多麼嬌柔造作,多麼工於心計地在以沒有說服力的詞曲來偽裝成油膩的愁緒,用來討好一般大眾的聽覺。
1986年著名導演侯孝賢拍了一部頗富青春哀愁的電影《戀戀風塵》,他需要乾淨帶有穿透力道的配樂來展現電影深厚的情感力量,於是他找上了陳明章。那時的陳明章一面種蘭花,一面創作,家裡擺著100多首乏人問津的作品。
流行歌曲裡無法找到任何一張作品像《戀戀風塵》這樣內斂樸拙,不著痕跡的將情感蘊藏在雋永旋律中。音樂裡揉帶琴音、口哨和歌手許景淳的口白,堆砌的感情讓人低迴沈吟,很容易就能勾引起蟄藏在內心清淡幽遠卻帶著濃厚憂鬱的感情,是充滿文學味的詩歌。
這張韻味十足有股淡淡哀愁的簡約作品和電影不刻意經營情緒的風格完美的結合,結果也令人滿意,電影音樂在法國南特影展中奪得最佳配樂。《戀戀風塵》這張專輯的成功讓陳明章聲譽鵲起,成了家喻戶曉的音樂創作人。從此也為陳明章打開了一條更有自信的創作道路,其中以1990年的首張個人專輯《下午的一齣戲》最具代表性。
1993年酒精曾經嚴重的侵蝕了陳明章的身體,長期靠喝酒維持創作靈感的他,最後不得不進入醫院戒除酒癮。值得慶幸的是,酒癮沒有奪去他的天賦,關於吉他的演奏技巧仍如行雲流水般毫無破綻,難度極高的指法彈奏起來仍從容不迫,歌裡不曾透露絲毫的頹廢與軟弱,所有的曲子仍維持著沁涼而爽朗的健康韻味,沒有掉入一般台語歌曲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悲情哀嘆。
雖然早已走出了酒癮的黯然幽谷,「雲林故事館」演唱會那天,他用來潤喉的飲料仍是600ml的台灣金牌啤酒,健康上來說或許有些不適,但要和他當天橘色運動衫、短褲涼鞋的穿著完美地匹配起來,真想不出除了台啤還能是什麼。
陳明章的歌清一色是以木吉他演奏,詮釋方式是飽足近乎吟唱詩人的清亮嗓音,所有的歌曲------不管是民謠興味或是童謠風格似乎都在表達一種極度自我封閉的私有情感,也都表現了比一般流行歌曲更強烈的樸素的風格。而毫無疑問的,陳明章是個演奏技巧不會忸怩作態的樂手,每一個音節彈奏顯然都是精心設計,但看起來卻像是即興演出,彈撥到那裡是那裡,完全顯現出像清泉自然從高處往下流走的那種順暢。
陳明章的歌詞有強烈的懷舊性格,總是試著從自身的成長歷程裡翻出打動人心的養分。他不刻意計較形式,不賣弄技巧,使用他最熟悉的母語表達他曾歷經過的生活回憶和紀綠。他是那麼狂熱的想為他的時代留下歌曲,也多麼渴望下一代也能對這時代懷有知覺。
說起來,陳明章是個極害羞內向的人。
每次陳明章接受電視綜藝節目主持人訪問時都會讓我不知不覺替他本人捏一把冷汗。倒不是說他會說出什麼不雅或粗鄙不符電視播出尺度的話,而是他好像總是故意迴避著主持人誘導性的議題而表現出缺乏自制的自說自話,然後就不知不覺離題而掉入了顯然太個人經驗取向的陳述,最後的結果總是弄得主持人很難接續而必須另闢話題。所以可以想見的訪談總是鬆散而很難令觀眾產生共鳴,也可以說很難產生比較具有話題性的娛樂效果。
演唱會當天,除了主持人簡單的介紹外,沒有任何串場節目。每首歌完了後只有二個字:「謝謝」,隨後觀眾掌聲,接著又是一首歌......這樣一直到結束,連同安可曲共二十二首歌。
說陳明章是個天才或許太言過其實,但那天聽他以三把木吉他輪番自彈自唱,將他的鄉土情懷流暢的以母語吟唱出來,指法彈撥總是那樣輕重有度,有條不紊,不管是鏗鏘有力的清晰單音或是熱鬧像萬馬奔騰的花式彈奏,真的都是非常精采的演奏。年過五十的他,嗓音沒有絲毫混濁,清亮的唱腔有時強韌毫不妥協,有時輕柔細緻像是婉轉的勸服,都極具情感的說服力。
他的歌裡的另外一個特色就是有很濃重的台灣土地味道。也因為這點,政治主場上總是打著「愛台灣」口號的綠色陣營就屢次以他的歌曲來做為競選歌曲。雖然他本人從不涉入政治,但也不排斥以這種方式來引領大家進到他的創作世界。
說到陳明章,我也很難不想起他的笑容。
用另外兩個我也相當喜歡的歌手陳昇和伍佰來作比較好了。如果說伍佰的微笑是騎著重型機車沿著花東海岸偶遇青春少女約著一起到墾丁游泳的那種無辜但熱切的笑容,那陳昇的微笑就會比較像是在酒店喝醉了那種左顧右盼別有動機的傻笑。陳明章的笑容和這二者都不同,他的笑容比較接近是嬰兒受到母親溫柔逗弄後的笑意,純淨直率而且不帶心機。
不過陳明章和伍佰倒是有一點相同,那就是他們的率真顯然無法和浮泛表淺的娛樂媒體融合。不同的是,當面對一語難以道盡的困難陳述時,伍佰選擇沈默,陳明章則真情流露自說自話。
陳明章創作從來「不考慮市場」,所以他總是慘淡的經營自已獨特但很難轉換為財富的音樂風格。老實說,我覺得陳明章天真的有點過分了,但這是他的風格,而且勢必會以這樣的風格流傳後世,說他是這一代的民謠傳唱者應該是不為過的。
總之,7月4日在「雲林故事館」的老樹下聽陳明章搖頭晃腦的唱歌,雖然當天蚊子可能比聽眾多,但回想起來真是美妙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