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樂園和金牌啤酒都帶著真心真意

那天我和兩位年輕的醫生吃飯,我酒喝得多,話也多。為了和緩和其中一位初次謀面的新朋友之間的陌生感,席間無可避免的我就又拿出了小時候父親帶我剪頭髮的故事來暖場。
話說小時候父親總是帶我(還有弟弟)到同一家理髮小店去剪頭髮。這是一家只有老理髮師一人經營的家庭理髮店,生意總是不怎麼熱絡,客人當然也不會太多。最重要的這是可以賒欠的一家小店---這個很重要,因為每到學校開學必須理好頭髮應付服裝儀容檢查時,我們常常得沒帶錢就去理髮(尤其是寒假過完年後的那一次開學)。
那個年紀的我,理髮椅座上還得放上一個小木頭凳子,我小小的頭才夠伸出長長的椅背讓理髮師施展手藝。我怯生生坐上理髮椅後可以從鏡子看到身後孤零零的父親,如果當天他的神情自在,氣定神閒、慢條斯理的坐在長條椅上抽著新樂園,我會知道今天有錢可以付。而那天父親通常也會順便在我們理完髮後坐上理髮椅讓理髮師刮刮臉上的鬍子(父親的鬍子比他頂上的頭髮多得多)。
如果當天父親坐立不安,不時的起身走出理髮店晃步,那麼那天我就得更注意老理髮師的細微神情,避免老師傅的不耐煩,因為我們父子三人走出理髮店時還會有一個更難堪的白眼得忍受。
我很難想像我的父親一生中,在我們家六個小孩都未成年無法自食其力前的那段悠長的歲月裡竟然得一而再,再而三的說出那麼多次:「這個錢下次一起給喔!」(而且得努力裝得平靜自然維持最低限度的自尊心。)
離題了,這不是一個父親節憶念亡父的傷情文章,是一個輕鬆而且很能博君一燦的故事。讓我繼續說下去....
某一個陽光不是太燦爛但需要剪頭髮的日子,父親照例帶著我和弟弟到那家匿身在潮濕暗巷裡的理髮小店,父親看來心情特別好,是可以順便整理一下自已落腮鬍的一天。倒是老師傅看來神情黯然像是不爭氣的兒子惹了禍昨天深夜回家偷錢一早又離家了那種表情。
父親因著心情好自顧自地開了很多冷話題,理髮師傅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嗯!啊!」那樣漫應著,最多加上幾句「甘按捏」、「甘有影」這樣的話而已。
父親一路開著話題,像「今年青椒價錢聽說不好耶」…「尾街瓦瑤廠說是要收起來移到南投去了…」..「許某人聽說要出來選鎮長,聲勢聽說不錯,看起來應該會當選...」。也不管人家有沒有興趣,老半天人家都沒接話了,他還是像著了魔一樣說個不停。
終於,父親也不知那根神經算是放對位置正常送出訊息了。父親說:「我最喜歡來你這裡剪頭髮了」。這句話說得讓老師傅心花怒放,我從鏡子裡看到他整個神情愉悅,滿心的等著父親接著下來的恭維。
父親接著說了他這一生唯一可以永久傳世的話:「因為你這攏卡嘸人」。(來你們這裡剪頭髮的客人比較少)
雖然那天我確信有付錢,但走出店門時還是狠狠的被瞪了一眼,恐怕也還有理髮師傅心裡的咒罵。
我父親就是這樣一個人,我也是這樣一個人。
除了出考題和拼了命的改考卷外,我這一生中做得最多的事,我想是自我辯解吧!我總是極力的用著最保守最沒有說服力的言詞說服他人相信自已是個開明人士,自以為高明的說著中肯得體的話,可惜與事實相距很遠,或許在別人眼中根本都是垃圾話。
親愛的兩位年輕的醫生,謝謝妳們付錢聽我說垃圾話,烤魚的味道相當不錯,那四瓶金牌酒喝得我陶醉狂喜。像那天我爸爸終於有錢可以不用賒欠剪髮一樣開心啊!
當然也請原諒我終究只是個鄉下人!那天我可能不太得體的話裡其實有我對妳們的真心祝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