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469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沒有奇蹟,27手到擒來

Pedro Martínez終究還是讓人失望了----除了費城人隊球迷外,還有像我這樣默默的反抗著洋基的球迷。
Pedro Martínez沒能在2009世界大賽第六戰延續第五戰先發投手Cliff Lee的好氣勢,只投了3局,也用盡了所有球種,就是沒法對付松井秀喜的火熱打擊,於是就像2003美聯冠軍戰關鍵的第七戰一樣,拱手讓洋基帶走了最重要的勝利。
其實認真說來,打從9月季賽尾聲以來,除非有奇蹟出現----像是A-ROD突然被女友纏住了出不了夜店無法到球場,或是洋基財團突然因財務問題和簽賭團體協議打假球詐輸,否則洋基奪冠的氣勢基本上是無法阻擋的。任誰也都看得出來2009年的這座世界大賽冠軍獎杯似乎註定要成為洋基新球場的賀禮了。
當2009年球季洋基以103勝全大聯盟最好的戰績打進季後賽以後,我就知道今年不妙了。雖然我喜歡的紅襪也以外卡取得季後賽資格,但我知道以今年紅襪的陣容絕對是不堪大任的,別說是打敗洋基了,連過分區賽這關看來都很有問題。所以我只好偷偷的把希望放在雙城和天使,希望奇蹟能出現,尤其企盼季中曾多次擊敗洋基的天使隊能攔下洋基的第27個冠軍獎杯。但結果是雙城在分區系列賽被橫掃出局,天使也在美聯冠軍賽令人嘆息的掙扎到第六場而已。
洋基這支豪門球隊拿世界大賽冠軍早已不是新聞,依過往的經驗,如果拿不下冠軍,紐約報紙媒體的躂伐攻擊可能更精采。二年前Joe Girardi帶著極大的壓力來到洋基,換上了27號球服,他的決心就是要為這個具有歷史的球隊拿下第27個世界冠軍,而在執教第二年的2009年他完成了,當然也順便留住他總教練的飯碗。
雖然是一個一再取得的冠軍,洋基球迷仍舊給它一個歷史意義---這是他們新球場的第一個冠軍。
而其實不管是什麼歷史意義,我們都會知道這也一定不會是它們最後一個冠軍,這支有歷史的球隊會一直有新的挑戰和新的歷史意義要去可完成,第28、29、…個世界大賽冠軍,只要地球不毀滅,楓木林沒有砍伐殆盡,球棒還能供應無缺,這個遊戲還是會在瘋狂球迷簇擁下繼續上演。所謂第一個或是史上最多的27座冠軍杯都不過是一個說法而已。
美國職業棒球這個產業太久了,任何小小的關聯都可以寫出一大篇富浪漫情懷的詩樣文章,像是開幕球場第一支全壘打,拆掉舊的主球場的最後一支全壘打、安打….盜壘等這些微不足道像雞毛蒜皮一樣的紀錄,讓媒體記者寫起來感覺上都像歐巴馬成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那樣令人振奮驚奇。
嚴格上講來,這些必然留存的紀錄就和出門看到的第一輛討厭的巡邏車、或是回到家打開電視看到的第一個無聊的電視節目一樣都是隨機的,不是A打了全壘打就會是B打了全壘打,雖說和「初戀女友」一樣都是人生唯一的,但在人生路途上的重要意義是全然無法相提並論的。
當我這樣偏執又冷血評論紀錄這件事時,我似乎以太嚴厲的標準看待所謂「紀綠」這個東西了。從轉播畫面看來,球員能在去年拆掉的洋基主球場留下這些所謂「最後」的紀錄,還是相當開心的樣子。就像Jose Molina的那支全壘打出來以後,之前 Johnny Damon 那支有機會成為最後一支的全壘打就立即失去光彩,明明是在同一天,同一個地點打出全壘打,一個會在紀綠冊被留了下來,一個則淹沒在大聯盟的滔滔洪流裡,職棒世界果真充滿現實殘酷。
和那些微不足道的紀錄比起來,世界大賽冠軍就更不同了,不僅充滿變數,難度也更高,並不是每支球隊都像洋基那樣習慣於拿到冠軍。
從1903年首次舉辦世界大賽以來,有多支球隊至今仍在追尋它們的第一次冠軍獎杯。像是成軍已有49年的太空人、40年的教士隊、32年的水手隊….,更苦情的芝加哥小熊雖拿過冠軍,但那已是1908年的陳年往事-----那時慈禧太后都仍好好的活在人世,伊比利半島上也還沒有葡萄牙共和國。
想到分佈這麼不均勻的冠軍獎杯,和洋基球迷興高采烈、津津樂道的心情不同,我的情緒多半是沒來由的忿恨不平,我很懷疑棒球比賽真的是公平的嗎?也常私自猜想上帝是否也早已被洋基收買?
除去異常憎恨洋基球隊這件事情外,我自認為是一個理性的球迷,於是2009球季結束後,我這個反洋基球迷生氣歸生氣,其實我知道攔得住今年也攔不住明年,就像是一株棒球界的百年巨大喬木一樣,洋基這支球隊在世界大賽奪冠的數字勢必還是會像年輪一樣往外累積。想要轉移對洋基勝利的憤怒,我想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加入喜歡洋基的球迷成為其中的一員。
但即使是有那樣的一天,我成為支持洋基的一分子,我一定還是無法理解這世界上竟然會有一個球隊的球迷對冠軍獎杯如此的貪得無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