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真的女孩和美麗的夢想

再度讓我想起J的緣由不是因為今天校園裡一直傳頌著她如願考上陽明醫科的喜訊,而是老虎隊的Justin Verlander終於在今天取得他今年球季的第一勝----在很掙扎的四場先發後,極為艱難才取得的珍貴一勝,而且要不是老虎隊牛棚極為爭氣,連今天的這一勝都差點擦身而過。

Justin Verlander是J喜愛的球星----至少四年前是,那年老虎戰績非常亮眼,雖然最後並沒有拿到世界大賽冠軍,但至少熱血奔騰的以外卡資格一路過關斬將取得了美聯冠軍。
2006那年J國二尾聲,高中學測似乎還很遙遠,沒有因為即將而來的國三繁忙課業而顯現任何不安,依然氣定神閒的一面翻村上的小說一面關注著底特律老虎隊的戰績,桌面上擺了張從報紙剪了來的Justin Verlander投球的特大號圖片剪報。當時年輕帥氣的Justin Verlander才23歲,聚集了全世界目光的焦點蓄勢待發,那年才只是他升上大聯盟的第二年球季而已。
J一直是個很開朗活潑的女生,乖巧伶俐,課業和生活從來都不需要人操心,刁鑽和叛逆習慣放在沒人看得見的心裡,面對任何尷尬難以回答的問題時常常會「啊!」一聲,以一個天真無辜的表情帶過,讓人不忍再繼續追問。而有時她會表現出拙於言辭,不是表達能力的問題,而是天生縝密的思維讓她怯於武斷陳述,近乎戒慎的好教養也讓她往往選擇成為一個聆聽者而不是一個高談闊論的人。
另一方面,她好問也是出了名,相處兩年裡,對我來說,在驚訝於她的思緒敏銳的同時,也常常感到難以招架,不全然是問題內容深度,而是她的問題往往讓人摸不著頭緒----也就是你往往不懂她的問題核心是什麼,如果輕率擷取她問題表面的字句斷然回答後,往往瞬間就會讓人感到後悔,因為你會很快從她閃動的眼珠子所散發不滿足的眼神裡知道答案顯然太草率,頓時你馬上會自我察覺,她要的答案遠超乎問題表面字句裡提問的。
我喜歡回答她的問題,因為富挑戰性,但她的問題也往往讓人困窘於自已的無知。
我曾經對J的媽媽說:「J的確很難纏,但她是一個寶貝,一個資產。她很大氣,對問題總是從最根本最原始定義下手探索的學術態度,未來絕對是國家社會的資產。」,她媽媽給了我一個曖昧、溫暖、安慰但顯然困惑不已的微笑。
沒有和J連絡已經很久了,一直以來最難過的事不是無法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曾經在一個疲累的晚上,電話裡她抱怨著:「老師,為什麼你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細節其實很難說明,也或許她早已忘了是什麼事。但如果J有機會來到這裡看到這文章,而我可以說些什麼話來取得她的諒解的話,那就是:「J!妳一直以來所認識的那個老沈沒有變,只是那個時期的妳正困惑於自已的學習和未來,我如果加入了太多的主觀意見只會讓妳往前走的力量分散,我評估當時妳的狀況已經承受不了更多的壓力了。那時我只是單純的想讓妳多聽聽媽媽的話,讓自已思緒少些分岐,讓學習多些力量」。
我最近一次遇到J是去年陪學生學測,她和W突然出現,長長的時間裡,我們三個人就坐在校園小葉欖仁樹下,靜默望著偶而因過往行人的步履而揚起塵土的泥地不發一語。我想找閒話說這件在別人可能輕而易舉的事對我們三個人來說都顯得太困難,於是我們就像失去了語言能力一般,在校園裡斷斷續續的鳥叫聲裡,沐著閃耀的陽光,各自進入自已才能理解的回憶裡….。
J,妳現在目標達成了,三年來的辛苦值不值得就不是我們這些繞在妳生活外圍看著熱鬧的人可以評說的,真心的為妳感到高興,希望此後妳能快樂,能一直像媽媽記憶裡的那個充滿熱情什麼都全力以赴的天真小女生----而這件事對妳而言顯然比唸書考試難多了。畢竟這世上很多事只能留在記憶的長河裡了,並不會隨著時間往前走。就像此時,國中的時光對妳而言還留下什麼樣的記憶呢?妳還關心老虎隊的Justin Verlander投球嗎?還記得我課堂上說過的那個馬奎斯參加自已喪禮,聽來令人傷感的夢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