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勇敢的選擇,不一樣的人生

和她相處的兩年,一直以來我最深刻的印象是當她以「老師」兩個字開頭說出一段長長的話的同時,我就會等著說「好,沒問題」了。因為她不會打沒把握的仗,也不會有無理過分的請求,而且很多時候都只是仗義直言而已。
所有的知識分子都是博覽群書的,一直以成為一個偉大知識分子而自我期許的L也是,任何書本,她幾乎來者不拒。她喜歡公共議題,關懷弱勢,看不起自私自利的狹隘讀書觀,醉心藝術、設計的同時也不會放過愛因斯坦的特殊相對論。一般文學性小說不用說了,邱吉爾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那樣好幾冊的巨著對她而言只像是小菜一碟。
國中時的L課業成績非常好,好到令人擔心,擔心台灣會多了個醫生,但少了一個能在其他領域提供未來和反省的人。
這樣的擔心隨著她考上了台中女中,喜歡建築,關心設計而最後熱情投注在戲劇,然後決定奮不顧身(以她自已的話來說)考上了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系,我內心的喜悅和激動無法言喻。
我在教書這行二十年了,太多太多的優秀學生,當他們(或她們)剛好數理能力也非常好的時候,通常代表的就是台灣社會又會多了個優秀的醫生,而同樣需要人才的其他文學、藝術…文史哲領域則相對的失去了一個可能。
台灣能多了一個優秀的好醫生固然很好,但想到已過世的導演楊德昌,像這樣藝術嗅覺敏銳,不管能力或興趣都是藝術的人才必須先符合父母的期望進入交大電機與控制工程學系,然後再到佛羅里達大學電機工程修得碩士,而後才開始修習電影。雖然值得慶幸的是楊德昌最終還是投身片場成為一個導演,但同時也會覺得遺憾,如果不是兜了那麼大圈子,或許我們可以看到楊德昌更多的好電影。
也不能說父母親比較現實取向,費盡心思為孩子做的選擇是錯的,畢竟現實往往殘酷的讓人感到不安,藝術不能當飯吃似乎是一般的鐵律。像村上春樹那樣早早名利雙收的作家固然不是絕無僅有,但也絕對是少數中的少數。文學、藝術工作者的潦倒與孤寂本身就好像是一個啟示,像是缺少了痛苦潦倒的元素就不可能產出偉大作品一般是自古而然的宿命。
像當前台灣電影市場如此低迷黯淡,擅長表達都市男女的情慾和孤獨疏離的導演蔡明亮都不知拍出多少好作品,拿到了多少次國際大獎的肯定了,但到頭來都還只像是在暗室裡舉著燭點著燈那般踽踽獨行。每每聽到他為了宣傳新片而在校園、街頭、夜市賣電影票時,我就會覺得台灣這個看似富裕的社會對蔡導演,對藝術工作者有一份虧欠。
就我所知,L的父母也一直期待她成為一個醫生,畢竟L的成績自小是那樣的傲人和出類拔萃,那個父母會對得過總統教育獎的孩子沒有深切的期望呢?不可言喻的,對於未來的選擇境洛的內心一定也有過一翻掙扎和擺盪,在家裡也一定會引來不少爭執和衝突,但最終L還是做了一個比較不同的選擇。
L的早慧聰穎讓她有了一個好的開始,和一般同年紀的同學不一樣的地方是,當大家花了大量的體力與精神爭取課業成績時,L花了更多的時間探索自已內心的價值和找尋更能寄託自已熱情的事物。勇敢堅毅的性格則為她提供了另一個一般學生少有的優勢,她勇於和父母親溝通,勇於爭取對自已的未來人生作選擇。當然,她父母的寬容與愛最後也選擇支持而不致於讓整件演變得太複雜。
沒有人敢預言L一定會成功(就是極有自信的她自已應該也不敢),不僅是因為沒有任何人有預知未來的能力,而是成功本身就極難加以定義。但我可以肯定的是L一定會是個幸福的人,當芸芸眾生大部分的人被迫選擇人生時,L在小小的年紀就找到了自已的人生,此後的她即使面對再大的挫折一定也不會被打倒,因為她可以一直讓自已的熱情投注在充滿期待的夢想中。
神學家Joseph Campbell曾說過:「遵循內心直覺的喜悅才能成為英雄」。L,如果說我教書的歲月裡還有什麼想確認的,那就我想從妳身上確認Joseph Campbell不是胡言亂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