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教師需要的其實是馬丁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W穿上端莊筆挺的軍服是如何一個模樣了。
W是個正直文靜的女生,她準備上北投復興崗成為一個女軍校生了。雖然說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一直以來就有很多女生申請入學就讀,是眾多軍事院校中少數帶有溫柔氣息的地方,但我還是很難想像說起話來總是像棉絮般輕輕柔柔的W進入氣氛剛硬的軍中校園會是如何的一個光景。
算起來W離開國中校園時是2007年的夏天,因為一些心裡挫折,那時的我正自我封閉在怨懟的黑洞裡帶著強烈不安的心情無法走出來,所以和往年不同的,我沒心情參加她們的畢業典禮。
事情起因於2006年歲末和班上學生的一次嚴重言語衝突,在那之後整整六個月,我像裹在枯葉裡的蟲蛹一樣蜷曲著不願出來,講台上的我雖如常工作,但明顯失去了熱情,也沒了自信,像一個傷後復出的投手一樣不敢使出全力投球。
畢業典禮當天我靜靜的坐在辦公室裡,校園裡花團錦簇熱鬧非凡但顯得刺眼,畢業生熙來攘往,個個胸前配戴著廉價的海綿紅花在校園裡嘻鬧著來來去去,似乎連他們臉上綻放著的盈盈笑意都讓人心煩。
典禮完後,W到辦公室來道別,師生相處兩年,此時卻只能相顧無言,她默默地放了封信在桌上,千絲萬縷的情緒空間裡沒有任何間隙可以容得下語言,語言頓時之間失去了功能,最後她只能努力從複雜的情緒裡勉強找到了一個問句:「老師!你怎麼沒來參加我們的典禮?」
平凡的問句,當時在我聽來卻像是「老師!這些日子來,你都還好嗎?」,與其說是詰問還不如說是關懷問候。
就在那一瞬間,W消融了我冰封已久的情緒,也拯救了我。W讓我相信即使某些學生對我有所誤解,也一定還有默默為我打氣加油的學生;即使因為年齡的關係我和大部分稚氣學生之間顯然已存在有難以彌補的鴻溝,也一定還有些價值能被接納與了解。
這就是W,一個內斂懂事,善解人意的女生,不僅對同學體貼入微而且願意全心全意的付出,雖然有時怯於表達卻慣於傾聽別人的愁苦,一直以來都是同學最信賴而樂於交付心事的對象。
畢業後除了偶而用手機簡訊傳送藝文演出訊息外,難有機會和W取得什麼聯繫,見面的次數很少卻總是記憶深刻。
忘了是為了什麼事,有一回她從嘉義女中放了學直接搭火車回到斗六來找我,我們約在火車站碰面。遠遠的我透過車窗看到她,她穿著制服站在燈柱前翻看著書,靜靜的等待,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焦躁不安,就像是一座被透明空氣罩封住的雕像一樣佇立在喧囂不已、人聲鼎沸的火車站前,像一張立體的電影海報,靜默地傳達出一個古典端莊的氣息,一個百年不變溫柔而婉約的美好形象,即使在紛亂的世代仍不為所動。
很難想像一向與人為善的她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法融入高中同學社交圈子裡,談起這件事時她會以看似不以為意的淡然苦笑帶過,但欲言又止的窘困表情裡還是讓我看出了她的苦悶。像是一隻失落在高空中找不到群伴的孤雁,空氣中幾乎就聽聞得到她的嘆息了。
對我的教學生涯來說,W就像是電影《天之驕子》裡的馬丁。
《天之驕子》裡的杭德老師一心一意的想要塑造感化參議員的兒子貝爾,甚至不惜在凱撒獎大賽裡循私讓貝爾進入決賽,而另一個本來應該可以第三名參加決賽的學生馬丁卻意外的落選了。
貝爾一直沒有因杭德老師的善意而修正偏差的品格,多年後師生再次歡聚,杭德老師的內心再度因貝爾的不誠實而受到傷害。傷心之餘杭德老師因內疚而對馬丁坦白了當年凱撒獎大賽馬丁落選的始末,並深覺多年前冷落了馬丁而自責不已。意外的馬丁沒有覺得委曲,相反的,他覺得深受杭德老師的人格薰陶而終身受用。
多年來我和全天下大多數的老師一樣,我們大部分關注的目光不是放在學業成就閃耀的學生身上就是心力交瘁地和那些讓人頭痛難以管教的學生周旋。至於那些平凡善良,默默付出努力,對待老師像馬丁一樣謙恭有禮的學生卻經常的被忽略。
2006年後那段挫折的日子裡,W默默的祝福和體貼問候信讓我覺得教書仍是一個值得期待的行業。
文章最後我想說,W!我沒為妳做過什麼,妳卻給我很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