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4紅襪驚奇之旅

這算什麼?簡直大屠殺嘛!

 

美聯冠軍賽第三場比數19:8,苦主是紅襪---悲情紅襪。這是美聯冠軍系列賽頭二場敗戰以後的延燒,只能說紅襪運氣實在太不好了。還能說什麼呢?

 

第一戰先發強投手Curt Schilling原本寄望為球隊打下好頭采的第一勝。意外的季後賽以來的腳傷加劇,投了3局後出了問題,被攻下6分後黯然下場;反觀洋基的先發Mike Mussina狀況卻意外的好,彈指曲球簡直完美,完全宰制了紅襪打線。第二戰先發Pedro Martinez發揮了實力,算是適當的壓制了對方的打擊,6局只失3分應該是可以接受的狀況,紅襪打擊卻完全熄火,只在第8局聊勝於無的打下了1分。

 

來到第三戰,打線是適當的發揮了---共打下了8分,後援投手卻全面的崩盤,像是洋基明年準備簽約而提前派來臥底一樣,一心一意的提汽油筒上場救援,洋基眾砲手當然毫不手軟,終場幾近被羞辱,如風捲殘雲一般被打下了19分。沒人性的洋基全場敲出二十二支安打(含4支全壘打),猛敲狂打,得1000分都不嫌多那樣的嗜血大屠殺。在紅襪主場自家近四萬名球迷前被洋基狠狠的修理,球迷本來還寄望能上演像首戰那樣從後追分的好戲,但隨著分數越拉越開,比分越落後越多,不到球賽結束便紛紛離場,(很有今年還是算了的感覺.....)獨留紅襪休息區既黯然又神傷的球員(當然還有總教練--想著明年自已的合約應該沒望了)。

 

坦白說我也沒看完,不忍心嘛!第四局和第五局結束,洋基狂得七分後,我關機拒絕再看!身為反洋基球迷聯盟的一員的我,身心俱疲,心如刀割,不只掩面嘆息,簡直像是每一支安打都打在身上那樣的痛徹心扉的感覺。紅襪明年還要打球,我卻像看了最後一場球,很想從此拒絕再看球賽,拒絕再被洋基羞辱。

 

曾任耶魯大學校長的吉亞瑪提(曾任大聯盟會長,已故)有句名言:「棒球讓你傷心,它的設計就是讓你傷心」,真是太有體會了,只是真不知要有多少傷心才能累積這樣的智慧話語….。

 

第三場結局的十九分是美聯冠軍系列賽史上單場最多分紀錄,努力奮戰4小時20分的苦果和羞辱,苦主是紅襪----和全天下反洋基聯盟球迷(當然我是)。洋基只要再一勝,就可拿下近九年來第七度的美聯冠軍,也是隊史第四十次美聯冠軍,在尋求第27次世界大賽冠軍路上昂首邁進!

 

第二天波士頓市應該沒人會想要上班吧!面紙大賣,眼科診所大排長龍,我想!傷心嘛!太傷人心了。

 

紅襪的悲情不是常敗---那是小熊的專利!紅襪的悲情是關鍵性爆炸而震憾的輸球!紅襪一直以來就不是一支弱隊,最近一次打進世界大賽是1986年球季,1986年之前也參與三次世界大賽,分別是1946,1967,1975,無一例外的都鏖戰到第七場扼腕失手。

 

更慘絕人寰的巨痛是1986年幾乎到手的冠軍,那年打到第六場時紅襪已拿下了三場勝利,只要再一勝冠軍就到手。球賽進行到第九局時二隊仍是3:3平手,於是進入延長賽的第10局。上半場結束,紅襪還取得5:3二分領先進入下半局,只要再讓對手大都會隊一個球員出局,就能圓1918年以來的冠軍夢。這時魔咒的身影晃動了!貝比的陰影出現,一個平凡無奇的滾地球向著一壘而來,戲劇性的要命失誤發生了。這個穿過胯下的漏接失誤讓一壘手巴克納(Buckner)名留青史---雖然是令人挫敗的。

 

球賽被迫進入第七戰後,二隊移動到大都會的主場,紅襪士氣以乎瓦解,運氣已歸大都會,最後大都會拿到成軍以後的第二次冠軍----那時的紅襪已是68年沒拿過冠軍了。

 

在寫下2004球賽紀事時,不能免俗提及這段球隊歷史紀錄。我無意像一般運動報刊媒體一樣直在所謂「魔咒」這件事中打轉。一來我不相信有所謂「魔咒」這回事,如果文章中我一直拿大量的歷史事件來附會這件事,那就是欺騙我自已;二來刻意的去理解屬於外國球迷的想法和熱情不是我關心美國職棒的主因。

 

但我認為需要知道這段歷史,才能理解為何紅襪三連敗後能接著在第四場12局及第五場15局的延長賽中還能夠維持高昂鬥志全力拼戰最後求勝;才能理解為何Curt Schilling願意冒腳傷可能危及運動生命的危險在第六場下場投球。Curt Schilling去年才從響尾蛇轉隊而來,對著媒體發表談話時說:「我可以感覺這支球隊有多麼需要一個冠軍」「我就是為了這個期盼而來」。

 

這支球隊太需要一個冠軍了!

 

球隊不希望每次到洋基球場打球都被洋基球迷舉著上面寫著「1918」的大大海報嘲諷;很不希望隊史永遠在1918年停格。

1918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完全不是「全年並無大事可敘」的那樣一個平平淡淡的一年(借黃仁宇著名大作萬曆十五年語)。請看這年:

1918俄國紅軍成立,托洛斯基結束流亡生涯回到俄國,準備用武力拿回他們因選票箱而失去的東西。緊接而來的是連天烽火的內戰一直到七月,俄國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在半夜中被喚醒,慘遭布爾什維克黨人殺害。

 

1918這年春天德軍出動300萬地面部隊在西線戰場發動大規模攻擊,準備一舉佔領整個歐洲,正是第一次大戰進入未期最嚴苛的格戰。

 

1918孫中山發動目的在維護《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反對北洋軍閥專制獨裁統治的革命戰爭---所謂護法戰爭。

在台灣是大正七年,石元二郎任第七任台灣總督。

 

每年世界大賽都是在10月舉行,但1918年這年受到一次大戰的影響,美國宣佈加入戰局,破例在9月舉行。球場上,2004年球季之前紅襪在1918這一年最後一次拿到世界大賽冠軍。(好遙遠如同神話的...)

 

純就歷史而言,紅襪拿冠軍這年的確是不容易的,因為1918正是一次大戰末期戰事酣烈之時,也還好在美洲隔著二大洋的美國可以得天獨厚的不捲入歐戰,在一次大戰末期還能維持相當程度的社會穩定,也才得以完成當年的球季。(雖然以結局來說是一點點縮水的球季)。但也因為大戰末期美國準備參戰,於是世界大賽被迫在9月開打,是歷史上唯一不是在10開打的世界大賽。

 

1918年後紅襪隊上偉大的投手貝比魯斯轉隊到洋基,並且棄投改任野手從此洋基發光發熱至今。所以1918在紅襪隊史上是個分水嶺,在這之前拿了四次冠軍,在這之後到今年球季前一次也沒有。而洋基1918年之前一次也沒有,在這之後共拿下了26次。這就是著名的「貝比魯斯魔咒」的起源。

 

這些歷史巧妙的聯結注定了美聯東區洋基與紅襪的恩怨情仇、纏綿糾結的說不完的話題彷彿上帝寫好的劇本,高潮迭起。

如果說上帝真的用「魔咒、悲情」寫了這樣一個劇本,終結悲情破解魔咒的最好對象,註定就非洋基隊莫屬了。而且想破除近一世紀以來的這樣一個巨大的魔咒,自然需要一個巨大的逆轉。2004年美聯冠軍系列賽就是循著這樣思維的另一個上帝巧妙安排的劇本,只是悲情的宿主換成了洋基。

 

第三場打完,三連勝的洋基應該正志得意滿、顧盼自雄等著第四勝吧!也許還惱著必須在紅襪芬威主場封王慶祝開香檳時而有點不開心呢!任誰也猜不到悲情之神(或魔咒)已悄悄到來準備進駐洋基。

 

在大聯盟季後賽歷史上從未有球隊能在敗了三場後的情況下再連勝四場逆轉獲勝的紀錄(一次都沒有),而且其中二十五支處於這樣絕對劣勢情況下的球隊有二十支在第四場就被對手直落四淘汰出局,其他五支球隊也不過撐到第六場就俯首稱臣。

 

輸了三場的悲情紅襪只好將接著的每一場球都當最後一場球來打,也還好這個球隊的全體隊員都對悲情免疫---悲情已然太多便成常態,他們明白唯有逆轉才能創造歷史,如果輸了,不過悲情紀錄再添一筆。

 

史上最巨大的逆轉戲碼就從第四戰開始。

第三戰如果說是洋基大屠殺,那第四戰及第五戰就是焦土戰役,耗戰到一兵一卒。

 

第四戰,紅襪先從落後、領先、又被被超前,看得所有紅襪球迷像打擺子忽冷忽熱,看得人緊張得差點無法呼吸,到了八局下還以一分落後,洋基已然推出第一守護神投手Mariano Rivera想守住戰果,能不緊張嗎?Mariano Rivera的終結守護能力可是眾所周知,全年57救援成功(含4次救援勝),全年防禦率1.93,低得嚇人,每次出場等於是球隊勝利到手的保証書。想從他手中突破封鎖逆轉求勝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次戰況來到了第九局卻露出曙光(當然這是後見之明,而且是以紅襪的立場說話,以洋基來說是衰神進駐)。九局下最後一次的反攻機會,在Kevin Millar保送後,總教練換上腳程快的Dave Roberts代跑,任誰都知道即將採取盜壘戰術了。Dave Roberts這位盜壘成功率超高的板凳球員去年才從道奇轉隊而來,終於在最重要的時刻有了最價值連城的表現。

 

戰術下達後,跑者往二壘狂奔。洋基捕手Jorge Posada當然早有準備,接到投手Mariano Rivera來球後即刻就往二壘長傳。

跑者和狙殺的球幾乎同時到達---裁判判決安全上壘---這是整個系列賽最戲劇化的跑壘當然也是最關鍵的事件,更是二隊士氣盛與衰的分水嶺。

 

全球的紅襪球迷心都都快跳出來了!但幸運之神到場了就不再退席,接著Bill Mueller的關鍵安打追平比數,也將比賽帶進延長賽。雖然第十一局洋基有大好得分機會,以安打加上兩次保送攻佔滿壘,但被紅襪推出二名後援投手解決。十二局下洋基換上Paul Quantrill接替投球,紅襪Manny Ramirez擊出安打,Ortiz在一好二壞情況下將球掃到右外野全壘打牆外,紅襪終於以六比四拿下美聯冠軍賽第一勝。

 

這場延戰12局的球賽總共進行了5時又2分鐘。但和接著的第五場比起來,算是小兒科了。

第五戰球賽到了九局後仍以4:4進入延長---只是當時任誰也都沒想到會無窮無盡的延長到14局才結束。這場球,紅襪獲勝的主要功臣應歸功於後面後援六名的投手,這次後援投手們如同睡夢中醒來,和第三場比較起來宛如不同的二批球員---尤其是著名的蝴蝶球投手Wakefield最後三局對洋基有效封鎖。(Wakefield其實是先發投手,換上他就表示教練團已將球賽當另一場新球賽開打,準備作長局數對戰了)

 

第五場由結局來說是第四場翻版而來的續集篇,功臣仍是上一場的David Ortiz。

膠著的戰局來到14局下,一出局Johnny Damon保送上壘,二出局Manny Ramirez再獲保送,Ortiz面對洋基後援投手Esteban Loaiza有點失投的高球,擊出中外野德州安打,Damon奮力跑回致勝第五分結束比賽。

 

第五戰在波士頓主場攝氐15度的低溫下進行了14局共歷時5小時49分鐘,而且和第四戰相隔只有15小時,連一天都不到。連續二場超過5小時的比賽,紅襪高昂的鬥志已然開啟,相對的對手洋基則感到恐佈襲來,深怕夜長夢多。勝利是否理所當然變得不確定!而連續二場奮戰到半夜,調兵遣將用盡一兵一卒,加起來共打了26局(等於多打了一場),投手戰力消耗殆盡,雙方都困窘已極,考驗著教練團的調度能力,也為第六場的戰事投下了變數,而士氣已然在紅襪這邊。

 

仍受右腳腳踝傷勢所苦的Curt Schilling裹著繃帶在第六場出場應戰---從轉播的特寫畫面看到襪子滲出血跡,名符其實的是男子漢紅襪運動員---這應該是2004球賽另一個令人感動的場面和將永被球迷傳頌的話題。

 

紅襪從首戰三連敗能打到第六場已是紀錄,加上滲血紅襪巨人Curt Schilling的英勇登板投球已讓第六戰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收視創下歷史新高。

 

第六戰完全是一場男子漢的對決,洋基也沒欺負能投不能守的Curt Schilling而刻意採取短打戰術,一切是直來直往的強投強打對決態勢。球賽至此紅襪已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強投Curt Schilling六局投球讓洋基打者三上三下一籌莫展,投滿七局才被Bernie Williams擊出陽春全壘而失去1分。紅襪這場球的主力打線未能有效發揮,末段棒次卻意外的如睡獅初醒,擺脫前幾場的低潮而為球隊作出重大貢獻。其中關鍵打席是之前五場比賽二十打數僅打出三支安打、還遭到十次三振的Mark Bellhorn,在四局猛然轟出的左外野三分全壘打為紅襪墊定勝績。洋基八、九二局的二分無力改變戰局,紅襪不再悲情遭魔咒逆轉戰情。這一戰使得紅襪成為史上第一支在季後賽零勝三敗情況下將戰局逼到第七場戰事的球隊。

 

紅襪正在寫歷史!破除魔咒之旅持續中。洋基正準備承接一個巨大的羞辱---三連勝唯一被逆轉的球隊。

第七戰波士頓的球迷只能從電視轉播替球隊加油,紐約主球場的球迷則期待從沒發生過的惡夢千萬別發生。美聯東區宿敵球隊準備做最後的殊死戰,雙方不到最後絕不放棄。不同於首二場連勝的氣勢,同樣在洋基球場,第七場戰況異外詭譎,勝負難定,雙方均退無可退且洋基已無任何優勢可言。

 

這個系列賽實在打得太艱苦,四、五二場延長賽下來一直到第六場雙方都全力求勝,投手幾乎傾巢而出而告全數用罄,幾無任何先發投手可用(雪上加霜的因素是第三場因雨延賽使得原本第5戰後的移動日被迫取消,等於是四五六三場球賽加起來共三十五局的球賽間完全沒有休息時間),洋基推出極度不穩的Kevin Brown先發是不得不的選擇。紅襪也沒多餘的籌碼,Derek Lowe在休息兩天的情況下銜命先發。

 

Kevin Brown表現不佳沒有太意外,一又三分之一局的投球就被攻下5分退場,還留下了一個難堪的滿壘爛攤子讓後繼Javier Vazquez收拾。而紅襪Derek Lowe靠著堅強的意志力和旺盛的求勝企圖心意外的投了季後賽的代表作,6局投球只失了一分,其中有四局讓洋基被喻為全聯盟最豪華的打線三上三下全無發揮。而紅襪打擊英雄記在Johnny Damon身上---二局的滿貫全壘打和四局讓洋基心碎的二分全壘打。

 

九局下半洋基終結者Mariano Rivera上場,從轉播畫面上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懷憂喪志,不若以往是上場保持勝利戰果那樣的剛毅冷峻,這是他少見的一次上來做敗戰處理。然而就像總教練做最後一次的代打戰術,雖然大家口裡不說,但心知肚明都知道只是沈船前最後無助的努力,只是形式上的掙扎罷了。

 

紅襪最後以大比分差10:3贏了第七場的勝利!!大大的在近六萬洋基球迷前吐了一口怨氣。

紅襪在連輸三場後逆轉四連勝得到美聯冠軍而成就歷史,這樣的戰局太戲劇性,已註定使2004美聯冠軍賽永留青史,但破除魔咒則還差一步。別忘了這才是美聯冠軍賽而已,紅襪還要迎戰國聯冠軍隊---紅雀或太空人。

 

和高潮迭起話題不斷的美聯冠軍賽比起來,國聯冠軍賽黯然失色!即使是後來的世界大賽都沒有著墨的必要--因為劇情顯得太簡單。劇情是紅襪在世界大賽中延續美聯冠軍賽後來居上的氣勢如秋風掃落葉連四場打敗國聯冠軍隊---聖路易紅雀。紅雀這支國聯戰績最好的球隊除了第一場9分稍微維持顏面外,整個系列賽沒有任何一次領先過,連一局都沒有。一直到四場直落難堪的遭到橫掃出局,第四場還慘遭完封,一分未得----敗得也算是乾淨俐落了!

 

對紅襪而言或許這個勝利的到來太直接太沒有曲折,突然而來的理所當然反而讓人難以置信。當第九局下紅雀做最後一次反攻,最後一個出局數即將產生時,紅襪休息室裡不再有運動員慣有的嬉鬧笑容反而顯得有點近鄉情怯,大伙只是緊握雙手屏息以待,氣氛變得凝重。深怕任何一個意外造成另一個86年的等待,這個冠軍背負了波士頓球迷近一世紀的等待----真的太久了。

 

想起第一次世界大賽在1903年舉行,冠軍得主是紅襪。今年是100屆世界大賽,紅襪歷盡千辛萬苦在三連敗後四連勝,然後以「完美世界大賽」(四場連勝直落四)的方式拿下了冠軍,我只能讚嘆上帝真是一個偉大的劇作家!

 

古老而富詩意的芬威球場在2004上演的紅襪巨大逆轉故事必然成為永遠的話題。今後只要任何一支球隊三連敗,沮喪著準備收拾行囊回家時,一定會有人大聲說:「別急!2004的紅襪曾經接著連勝四場呢!」。

 

紅襪,波士頓紅襪,2004年起不愛這個球隊太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