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469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梅雨

像這樣的雨在台北通常是十一月開始,然後持續一整個冬季。
台北的冬季泥濘而濕冷,一般極不討人喜歡,尤其是趕著搭乘公車的上班族和學生,光是上下車時傘面張合的雨水就讓人一整天心情沒辦法好起來,只有少數不食煙火的詩人會寫出「冬季到台北來看雨」那樣浪漫得有點不切實際的句子。
說來台北是個潮濕的都市,春雨、梅雨和盛夏對流旺盛所帶來的雷陣雨固然和台灣南部其他地方並無不同,特有的東北季風帶來的冬雨更是硬生生的剝奪了一點點可能放晴的季節空隙,所以用王家衛在「重慶森林」的電影語言來說台北是個終年讓人傷心的地方。
我國中畢業來不及認識真正的故鄉時就北上唸書了,高中大學整整七年我都在台北度過,可能由於我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得注意,所以我並沒有察覺台北一整年都在哭泣,也不知道當東北季風吹拂,台北整個冬季讓人鼻子不知不覺發癢不舒服時,其實故鄉南部常是萬里無雲的乾季,而且時而有缺水問題。車子行經高速公路南下時,如果夠細心,應該就會發現,其實車過新竹,台灣北部濕冷的雨就遠遠的被拋在身後了。
離開台北多年後我才發現,在台北的日子裡,很多看來理所當然的事,其實在台灣其他地方並不存在。
如果要問我這件事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我說不上來。
就像現在我樂於在快炒店和朋友興高采烈聊天,熱情遠勝於在顯然交談聲量受限的咖啡店﹔我看著稻田裡農忙的人們心裡能不由自主的躍升著感動---尤其是秋收後的昏黃耙著乾草堆的身影。但對於盛裝坐在音樂廳裡聽著對我而言顯然需要「翻譯」的音樂卻不再有興趣。
當年在台北的美好情緒,不由自主已經變成理所當然的生活形態如今已經變得比阿勃勒飄落的金黃碎花還沒有重量了。
我在台北生活七年後很多事的確受到了影響,似乎也改奱不了了,就像我已經沒辦法很流暢的用我自已的母語表達想法了,於是讓我變得沒辦法很適切的和母親交談,這件事讓我變得有些傷感。但故鄉南部常見廟會、婚禮的嘈雜失序卻讓我不知不覺非常懷念台北….。
我想很多事總難兩全吧!潮濕的台北固然令人生氣,但記憶本身也許就是潮濕的。(又是該死王家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