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相信自已的才華

「如果人沒有理想,那和鹹魚有什麼分別!」---《少林足球》
美國這一個國家一向被譽為「尋夢天堂」,是一個充滿機會的理想國度。雖然過度崇尚消費、鼓勵追求逸樂的資本主義經濟形態不免讓人憂心忡忡,但這個國家從來都不缺激勵人心,可以讓人腎上腺素蠢動想要緊握拳頭奮鬥的故事。
先說一個物理學家。
大家都知道愛因斯坦是個不凡的物理學家,他豪氣萬千地提出了震爍古今的「相對論」,也的確足夠贏得讚譽。不過提到「相對論」,也絕對不要忽視邁克生(Albert Michelson)的偉大成就才好。
學過物理的人都知道,狹義相對論的基本假設就是:「光在真空中傳遞的速度,是一個常數」。套一句加州理工學院的天文物理學家Kip Thorne說過的:「光速在任何方向和任何季節裡全都一模一樣」。正因為如此,「光速的精密測定」對於「相對論」的重要性,就像是打造一部夢幻的法拉利跑車之前先得為那一具強而有力的引擎煉好質地非凡的鋼材一樣。任何人想驗証相對論的正確性,就得先知道光到底跑得有多快,而光真的跑得也實在太快了,最常被用來比喻的例子是一秒足以繞行地球七圈半,所以測量光速對物理學界而言一直都是個很巨大的考驗。
如果說愛因斯坦是以他的天才想像力而揚名立萬,那邁克生就是一位像剷雪工人般默默勤奮工作而贏得世人尊敬的代表。愛因斯坦的實驗室在他的腦袋裡,然後用紙筆將他超凡入聖的智識表達出來。邁克生的實驗室則是在威爾遜和聖安東尼歐兩個相距35.4公里的山頭間,一邊擺上光源和而另一山頭放置反射面鏡,打一束光透過光在兩山頭間的反射,並用旋轉的鋼質八面稜鏡巧妙的量出光在其間往返時所需的時間,精密的計算出光速。經過幾百次的測量結果所得的數值為 2.99796×108 m/s,和我們現在大家公認的光速值 2.99792458×108 m/s實在是相差無多了。
那是1920年的事,當時雷射技術尚未問世,連想找一個強而有力的光源都很困難的時代,邁克生打了一束光到35公里外的一面鏡子(約是斗六到嘉義距離)再反射回來,那種對精密測量的專注與耐心不要說是當時,就算是現在都是難以想像的。邁克生的一生都在測量光速,一生累計超過1700次如癡如狂幾近吹毛求痴的測著光速,一直到八十歲最後一次光速測量時不幸中風都仍然沒有放棄改進實驗,殫精竭慮、一心一意的只想為世人留下一個更逼進真確的光速測量值。
1907年邁克生成為美國第一個諾貝爾物理學獎得獎者,比1921年獲獎的愛因斯坦早了14年,獲獎的理由是「發明光學干涉儀並使用其進行光譜學和基本度量學研究」。
邁克生一生中追逐光速的故事已經夠振奮人心了,但為邁克生開啟尋夢大門的故事更是浪漫得有點不可思議。
邁克生出生於波蘭一個叫史翠諾(Strzelno)的小鎮,是一個貧窮的猶太商人家庭。四歲時隨父母趕著掏金浪潮而移民來到美國舊金山,不久之後淘金熱潮消退。邁克生雖然在學業上的表現極為突出,但中學畢業後家庭的經濟狀況實在無法供他上大學,於是邁克生便千里迢迢從舊金山來到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他每天到白宮的門口散步,為的就是守候天天都會出門健走的格蘭特(Ulysses Grant)總統,結果真如他所計畫的,邁克生和格蘭特總統有了一個不期而遇,格蘭特總統在他的懇求下答應推薦他到海軍軍官學校就讀,這才讓邁克生有了開始學習物理的旅程。(從現在二十一世紀美國總統露面時的特勤陣仗比起來,十九世紀可算得上一個純真年代!)
格蘭特接替偉大的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林肯成為美國第十八任總統(林肯遇刺後以副總統身分接位的Andrew Johnson是第十七任),他所領導的政府在美國歷史上和腐敗無能的印象連結在一起,不是一個怎麼樣了不起的總統,甚至要說是聲名狼籍也不為過,但他任期內的一次小插曲意外的為物理學界作出了貢獻。
另一個故事發生在棒球場上。
在美國,到大聯盟打棒球是很多孩子從小的夢想,棒球場上想當然的就會有很多動人的故事鼓舞著人心。
德州有一個叫Jim Morris的小伙子,從小就熱愛棒球,Jim Morris和父親的關係一直並不怎麼融洽,可以想見的,想成為大聯盟投手的夢想也一直得不到父親的認同。父親給Jim Morri的話是:「想做的事想想很美好,但是真的去做又是另一回事了」,聽起來冷淡又令人洩氣。
19歲那年Jim Morris和密爾瓦基釀酒人簽了約,也沒有太令人驚豔的成績,只打到1A球隊就因為手肘和肩傷而不得不黯然的退出球場了。為了生計Jim Morris不得不回到家鄉擔任理化老師,並兼著訓練著學校棒球校隊。
隨著年歲的增長,Jim Morris想上大聯盟投球丘的夢想一直都沒有消退。35歲那年為了激勵自已的球員不要放棄追求理想的熱情,在學生們幾近起哄的鼓舞下,Jim Morris 瞞著家人偷偷的前往坦帕灣魟魚隊(現在光芒隊的前身)參加選秀,在沒有熱身的準備下,Jim Morris意外的投出了比年輕時期還要好、還要快的速球,而且最終也獲得球隊的小聯盟合約。
這時的Jim Morris陷入了爭扎,多年來安安靜靜躺在內心深處的熱情像意外被漁人打撈而起的深海貝類般受到驚擾,然而情況已經和16年前不同了,這次的決心更顯艱難,需要考慮的因素也更複雜。現在的他已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一旦開始在小聯盟打球,就得過著四處漂泊不定的日子,全家的經濟狀況也會陷入困窘的情況。選擇薪資少得可憐的小聯盟打球,和一群年紀和自已相差近20歲的年輕選手競爭,爭取升上並不太確定的大聯盟舞台而四處征戰漂泊,這對一個快進入中年需要養家的男人而言並不是一個太穩健的選擇。熱情像團熊熊巨燄,但被稱為理想的那一擎火把卻在遠遠的地方幾乎看不到亮光...
但妻子對他說:「我們有一個八歲的小男孩,天天看著他父親往夢想付出努力,如果我們讓你就這樣停止了,我們該怎麼對他說呢?」,一個典型美國尋夢的教育價值。(顯然Jim Morris的父親代表的是一個較務實但也較冷酷的另一種形態的價值)
故事的結局很能振奮人心。
在小聯盟奮鬥了三個月,擠著巴士往返於各城市之間,一晚又一晚的異地寂寞,和年輕選手排隊打公共電話尋求親人情感上的撫慰支持,忍受著隊友和觀眾意在言外的冷嘲熱諷,Jim Morris終於如願升上大聯盟,成為年紀很大的菜鳥投手,站上了從年輕時代起連夢裡都會想踏上的大聯盟投手丘。
Jim Morris在短暫的兩年大聯盟生涯裡,留下了出賽21場,投15局沒有勝負紀錄的成績。
這個故事被拍成一部令人熱淚盈眶的電影,片名就叫《The rookie》(中文翻成《心靈投手》),由笑起來總是摸著下巴,有兩道很深法令紋像半月形的圍籬般護衛著兩片嘴唇的丹尼斯奎德(Dennis Quaid)主演。
這部片子選角很好,一來丹尼斯奎德年紀夠大,(事實上2002年片子發行時丹尼斯奎德已48歲,比真實的人生裡的Jim Morris大得多),而且Dennis Quaid和Jim Morris本人一樣都不是讓人感覺太亮眼的明星,演出中年失意的角色恰如其分,和另一部片子《大公司小老闆-In Good Company》一樣很能贏得觀眾的共嗚。
一個在大聯盟球場上成績平平的球員Jim Morris如果找來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這種天生明星臉的演員擔綱演出,不僅完全沒有說服力,而且感受不到那股潛藏壓抑在滄桑的現實下仍保有著追逐夢想的非凡毅力。(事實上湯姆克魯斯適合演出的角色是洋基隊明星游擊手基特(Derek Jeter)那種球場上和私生活一樣精采的球星)
這部小成本製作的影片,票房卻意外的好。靠著同樣是德州出身的丹尼斯奎德收起笑容,獨撐大局非常有說服力而且精準的演出,劇情雖然單調,完全沒有衝突起伏的戲劇張力,但主題卻很明確。影片中兩代父子間的關係隱喻著現實和理想的轉變,很自然而巧妙的體現了導演想傳達的家庭價值,很能迎合美國觀眾的口味。巧合的是這部片子除了主角丹尼斯奎德外,導演和製片人也都是經驗很有限的新人,也是名符其實的rookie。
2010年大聯盟的球季也有兩位菜鳥完全是《心靈投手》的翻版。一位是道奇隊的內野手John Lindsey在小聯盟苦熬了16年(長長的16年啊!夠一個孩子從出生到唸高中了),今年才在9月份球隊擴編的情況下升上了大聯盟。另一位是運動家隊31歲的左投Bobby Cramer在小聯盟打滾10年後才在今年9月13日站上大聯盟投手丘拿到生涯第一場勝投。
Bobby Cramer曾經兩度遭到球隊解約,在高中代過課,也當過管線維修工人,能如願熬到站上大聯盟投出第一顆球,堅持不放棄是唯一的祕訣。像90年代著名港片《新不了情》裡的失意樂師(秦沛飾)鼓舞主角阿傑時說的:「我最多怨自己運氣不好,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才華」。Bobby Cramer接受訪問時也說過類似的話:「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能力」。
要維持平凡生活中源源不斷的熱情不被殘酷現實打敗,有什麼信念比「相信自已的才華」更為重要呢?一直以來,不斷的鼓舞著自已朝理想前進的故事總是能深深打動著我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