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543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直子是一定要死的,但請讓小林綠活下來

一般而言,通俗小說要拍成一部好的電影比改編自文學名著要容易得多了,就算是平庸的通俗小說也可能拍成精采生動的頂級電影。著名的例子像是1967年的《畢業生--The Graduate》和1994年的《阿甘正傳-- Forrest Gump》。《教父-- The Godfather》就更不用說了。普佐(Mario Puzo)的原著雖也稱上出色,經過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Coppola)一番去蕪存菁的精巧詮釋後,更是造就了兩部傳世經典電影(《教父-- The Godfather》和《教父II-- The Godfather Part II》。

想要改拍一流文學名著可就難多了。如同仿作達文西《蒙娜麗莎的微笑》或重新雕塑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一樣,最多能落個「幾可亂真」的評價就算難得了,想要突破格局重新帶出更高的藝術境界似乎是不可能的,一般來說下場都是慘不忍賭的,像1957年《老人與海》與1955年的《戰爭與和平》。
因為有了這樣的預設立場,身為一個村上春樹的書迷,知道《挪威的森林》要拍成電影,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沒什麼好值得期待的。就像賈西亞·馬奎斯打死也不肯把最重要代表作品《百年孤寂》的電影版權賣出去的理由一樣------拍得好的可能性太低了。看完《挪威的森林》這部電影後,果然一如所料,為村上小說改編電影的記事簿上又添了一縷亡魂。
一般說來,風格太過獨特,內心獨白太多的意識流派小說想改拍成電影困難度是高了一些(例如那《尤里西斯》或《追憶似水年華》,有人敢嚐試嗎?幾乎是註定要失敗的)。雖然說村上春樹的小說所使用的語言是比較獨特,大多也很抽象,並且常有大量的意識描寫,某個程度講起來是很難轉化為光影語言沒錯,但我想《挪威的森林》還不致於到不能拍的程度(連東尼瀧谷都能拍了不是嗎?---雖然也算是失敗了)。《挪威的森林》這本小說算得上是比較寫實的,至少村上自已都說了《挪威的森林》是一部「百分百的村上春樹寫實主義的小說」。
在我看來這部電影的失敗不是小說體裁的問題,是導演沒把握好,而且從選角開始就讓人徹底失望。
書裡的直子給人纖細單薄、陰鬱黑暗的形象,是個柔弱得像是「只要肩膀的力量一放鬆整個人就會散掉」的女生。但顯然的,飾演直子的菊地凜子,寬大的臉形顯得太過剛毅健朗了,近30歲的她演出20歲蒼白的直子,完全不具說服力,也失去直子在小說裡給人的神祕感。
這讓我想起許鞍華1984年的作品《傾城之戀》。
當年因著許鞍華之前的電影《胡越的故事》,看電影之前我對許鞍華的作品充滿期待,尤其是電影改編自名作家張愛玲的著名小說,故事很吸引人。但事實上《傾城之戀》是讓我失望了。
在我心目中許鞍華的電影作品以1990年的《客途秋恨》最好,其他作品都無法與它相提並論,但怎麼說《傾城之戀》也不算是劣作,不過這部電影無論如何就是感動不了我,我想主要原因可能就是飾演女主角的繆騫人不夠漂亮。雖然這樣說很傷人的心,就只因女主角的容貌就否定了電影,但這真是沒辦法的事,電影既然是一個以影像畫面來傳達情感的藝術,那直覺的感受怎麼樣就是無法排除的。
《挪威的森林》可是一部光在日本就賣了1000萬本的小說,海外三十三種譯本加總起來也賣了260萬本。直子的形象早已深植廣大讀者的心裡,選角如此草率怎不叫人傷心呢?
直子徹底是個幽暗的角色,靦腆而多愁善感,在草原和渡邊那段關於井的對話在電影中完全沒有提及雖然令人費解。也正如前面所說,找個身形更單薄臉蛋更漂亮的女生來演直子或許會更好,但整體來說菊地凜子的演出算出色。像是雨夜和渡邊一起過生日,第一次作愛那場戲就演得極好,那種瞬間瀕臨崩潰的傷痛表情是完美等級的演出,就算沒看過原著的觀眾都立即可以理解,直子真的是一個很辛苦活在過去一直走不出來的女生。
如果說直子的這部分可以算忠於原著,那另一個女主角小林綠在電影裡的形象就失敗得讓人幾乎要動怒了。
一個像「迎著春天的來臨而剛剛跳出來的小動物」般活潑靈動的女孩,小林綠在書裡像是村上巧心安排的分身,總是能以獨特的角度和語言解讀這個世界,像這樣一個慧黠女生,結果被拍成一個只會抱著渡邊求愛,沒頭沒腦講著粗糙性話題的花痴角色,這和謀殺有什麼兩樣呢?
直子和小林綠是兩個性格對比極為明顯的角色,是村上春樹廣大讀者群經常討論的焦點。直子把鬱結往最深的心裡放,一直掙扎著想擺脫混亂與歪斜的糾纏而無法如願,是口幽暗的井,是個被動的角色。小林綠則是任性率真,敢愛敢恨,一向樂觀堅強,勇於迎接現實生活的難題,是條明亮的通道,是個積極角色。常有些村上春樹的「重度」讀者甚至於進入哲學層次,認為村上春樹是有意用這兩個角色來強調「生與死」、「出世和入世」、「悲觀和樂觀」之間的對比,用來強化小說的主題-----「性、愛、生、死」。
我不想那麼深沈看待小說,但就算只是單純把《挪威的森林》當成是一部「激烈、寂靜、哀傷,100%戀愛」的小說(村上語),渡邊、直子和綠之間的三角關係也會是書中眾多三角關係中有著最大面積的一塊,這本來就應該是電影的主軸。但令人很難以想像的,導演不僅沒有強化這對比,小林綠這個角色甚至於比永澤或初美之間的愛情還更無關緊要。
雖然說電影的有限時間內要拍好每個角色並不容易,但導演要抓緊方向作適度的延伸與刪裁,這是最基本的。在我看來導演為永澤和初美留下了太多敘述,一個和直子一樣有著重要平行地位的小林綠卻弱化到看不到個性,這是非常不合理的。
看過《挪威的森林》的讀者都知道,渡邊和小林綠的對話不僅深刻且非常有趣,有「村上式」獨特的幽默風格,很可惜的在電影裡都不見了。
像下面這個段子應該是村上讀者非常熟悉的:
「我很喜歡妳唷,Midori。」 「有多喜歡?」 「像喜歡春天的熊那樣。」 「春天的熊?」綠又抬起頭來。「春天的熊怎麼樣?」 「妳在春天的原野裡一個人走著時,對面就有一隻毛像天鵝絨一樣眼睛又圓又大的可愛小熊走過來。然後對妳說『妳好!小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在地上打滾吶?』於是妳就跟小熊抱在一起在三葉草茂盛的山丘斜坡上打滾玩一整天。這樣不是很美好嗎?」 「非常美好。」 「這樣喜歡妳唷。」綠抱著我緊緊貼在我胸前。 「太棒了。」她說。 「如果這麼喜歡我的話,那麼我說什麼你都會聽我的,對嗎?不會生氣喔?」 「當然。」 「而且,會永遠珍惜我,對嗎?」
又例如綠和前男友分手,兩人有以下的對話:
「結果怎麼樣了?」
「跟他分手了啊,乾乾淨淨地。」說著綠含起萬寶路,用手掩著擦火柴點燃,吸進煙。
「為什麼?」
「為、什、麼?」綠怒吼,「你腦筋有問題呀?會記得英語假設法、理解數列、讀馬克斯,為什麼不懂這種事情呢?為什麼還用問呢?這種事情為什麼要讓女孩子來說呢?當然是因為喜歡你勝過喜歡他啊。我啊,本來也想喜歡更英俊的男孩子噢。不過沒辦法,因為已經喜歡上你了啊。」
導演為何捨棄了率直天真,討喜得令人難以拒絕的小林綠不拍,卻硬生生的拍出了一個美貌有餘,性格卻含糊曖昧的女生呢?實在令人困惑不解!
再談到男主角渡邊。
《挪威的森林》這部小說之所以大受歡迎除了因為它「甜美、青澀」和「懷舊、感傷」的情愛主題很能迎合年輕讀者之外,渡邊這個角色的成功形塑也是主因。據說1987年《挪威的森林》出版後,很多日本十幾歲的少女都非常迷戀這本書,紛紛購買「紅綠版」送給她們的男友當作聖誕禮物,期待自已的男友變得像書裡的渡邊一樣溫柔而體貼。
書裡的渡邊表現了十足的真誠與坦白,深情寬容且不失風趣,有特殊風格的幽默感和想像力,是一個擅於表達但懂得適時沈默接納的角色。令人失望的這些深具魅力的特質在電影裡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只是一個刻板沈默而且顯得茫然混濁,有點傻裡傻氣的60年代普通大學生而已。
整部電影的鏡頭拍得唯美哀傷,鬱鬱蔥蔥的大片綠坡和皚皚的白雪取鏡很美,懷舊感傷的風格也沒有失去小說的原味。美中不足的是主場景之一的療養院(阿美寮)不管在場景或是劇情交待都顯得支離破碎,讓人看不出全貌,沒有看過小說的觀眾可能會一頭霧水。再就重要的配角玲子來說,如果這角色一定得出現,那和直子的關係便應該再加強,否則最後和渡邊帶有救贖意味的性愛就失去必要性,只讓人覺得唐突多餘。
片尾的主題曲據說是製片團隊和披頭四歌曲版權所屬的英國公司很努力經過一年多的交涉才得到版權,讓《挪威的森林》這個歌曲元素可以完整的呈現在電影裡,用心很值得肯定。
小說改編成電影因為文本的素材是現成的,故事本身不需要再費心創作,看似方便,但兩者的表形式是很不同的。但這些往往還都是其次的,我覺得小說改拍成電影是否得以能功,導演的詮釋角度(或高度)往往才是成敗的關鍵。像王家衛抓住了感覺,重新詮釋劉以鬯的《對倒》拍出了《花樣年華》。法蘭西斯·科波拉將康拉德的《黑暗之心》場景換到了越南,拍出了《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都有極非凡的成就。(當然果若將《挪威的森林》變形到如此境地,村上本人一定也不會同意就是了)
我完全沒有能力評價陳英雄這位法籍越南裔的導演是否夠優秀接拍《挪威的森林》這本擁有廣大讀者的著名小說,而其實我也沒看過他的其他作品,但他最重要作品《三輪車伕》能夠獲威尼斯金獅獎的肯定,相信一般的評價是不差的,不然村上春樹本人左挑右選,也不會把版權輕易交出去。
以一個熟悉村上春樹作品的讀者和一個普通電影觀眾的觀點來說,我覺得《挪威的森林》是個失敗的作品。導演面對村上春樹這位大作家的著名作品時似乎失去了自信心,完全無法跳脫原著文本的敘事風格,過度忠於原著的結果,顯得左支右絀找不到平衡感,讓人覺得有抓不到主軸的感覺。
一部只是守成的把書裡的劇情透過鏡頭呈現出來,不管取景的技巧多麼高明,演員對角色的掌握有多麼精準都是徒然的(何況以後者來說也是差強人意而已),結果當然也就不可能讓人滿意,尤其是口味獨特的村上春樹讀者群。
看完《挪威的森林》這部電影後,我心裡想,電影如果交給《情書》的導演岩井俊二來拍,會不會有比較令人滿意的結果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