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醫院裡充滿著不安和不祥的氣味,這讓我呼吸不知不覺變得急促而不順暢。
到了病房門口,透過微張著並未全掩的房門縫隙望進去,病榻上的病人並不是往日所熟悉的她,要不是再次確認了房號而且只有單一病床,我會以為我走錯了病房。
平日總是剪著俐落短髮的她,此時蜷縮著在病床上,頭髮因為動過腦部的手術已全部剃除了,現在更像是一個小男生了。讓人心酸的是,並不是活潑充滿活力的小男生,而是一個插著呼吸器,透過鼻胃管餵食,連翻動身體都需要人料理的昏迷中的病人。
我靠近耳際叫喚她,忘記了平日男女同事間應該保持距離的顧忌。
聽到了聲音,她原本微張半閉著的眼睛瞬間睜得很大,瞪著大大的眼珠子望著我,令人感到安慰的是眼神依然深邃澄亮一如往常。那種眼神雖令人安心卻也讓人心疼,與其說是期待我的來訪,還不如說比較像是努力求表現的乖巧孩子一樣用盡了她所有可能的力量,用來安慰我們這些前來探訪她的親友,因為捨不得我們傷心,所以努力瞪大了眼証明她會好起來,好讓我們離開後回家的路上能更放心。(她一向都不喜歡麻煩別人為她操心的)
想到這裡,我的胸口被一團巨大無名的氣壓塞住,連吞嚥口水都顯得困難。深怕坐在一旁不分晝夜照枓她的弟弟好不容易防衛起來的堅強再度崩潰,我努力忍住淚但變得無法言語,沒法再叫喚她,只好別過頭去避開那讓人心疼不捨的眼神。我找了一張小圓凳靠著角落緩緩的坐下來,一時之間只能望著蒼白的牆調理著自已不安的呼吸。
上天是循著怎樣的一個法則要如此折磨一個正直的好人?這麼好的一個老師?三十多歲的她,一個人努力的過著生活,全心全意的照顧著學生。如今仍然空白的感情,有一個紛擾不安的家庭,一個長期生病需要父親照料的母親,如今父親的憂煩又多了一項...
走出房門時,發現她的父親隻身站立在外面的長廊上,看到我走出來,迎向我的是莊稼人黝黑的面孔和一雙瞿爍堅毅的眼神,鬍子似乎好多天沒能刮理了。原來他為了怕打擾了我和病人的相處而親切體貼的主動退到了房外。
和她多年的好朋友,這是我第一次和她的父親見著了面,以往只能從她的口中和文章裡努力拼湊的形象,如令見了面,和想像中相去不遠,只是似乎更顯得蒼老了。他肩膀鬆垮著,一時之間尋不到任何適切的言語,只是對著我微微地點頭,善意而和煦,但顯然得擠不出任何笑容,似乎連讓嘴角上揚的氣力都沒有了。
看著她父親如霜的白髮和深得不能再深的皺紋,我的淚終於再也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想起了過世的父親,想起了如今已過八旬不知還能為我煮多少次餐飯的年邁老母親。
離開醫院時,天色陰沈沈的,看來是要下雨了。
我討厭彰化,充滿煙塵的市區讓我非常不舒服,心裡狂亂地咒罵著,但不知該對什麼人、什麼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