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上天的善意

以她的說法這叫「成就守恆定律」。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就是靠著這個信念支持著我的身心平衡。
反物質黯然隱退後,正物質全面接管世界,在教育宣傳家的催眠下,很多人相信,成功是可以不需要付出代價的。
某個以資訊安全為主題的研習,內容很像婚宴中播放給賓客強迫觀看的那一類投影片,新人誠意十足地將交往過程的甜蜜照片分享出來,但大家在意的只是桌面上的美味拼盤和魚翅羹而已。
我帶著《1973年的彈珠玩具》入場,鄰座穿著運動服的男人攤在桌上細讀的則是《○○甄選攻分筆記》。
運動服大哥正努力背誦著各式教育理論,歸納各項教育議題的處理對策,理想尚未磨損,熱情也尚未消退。神情專注得像準備應付大考的高中生。
《1973年的彈珠玩具》其實不是一本健康的書,整本書回憶著青春哀愁,沒有出口,讓人那裡也不想去﹔《○○甄選攻分筆記》則不同,它鼓動著人往前追尋夢想。運動服大哥很努力地在白紙的左邊留下條目,我則任性的讓它留白。
關於年輕人和中年人。
兩者的主要差別我想主要是在於看待自已的方式不同。
年輕人總以為自已是世界的中心,常常希望自已能定義世界。中年人則常常為這世界放棄自已的價值。
我知道太多年輕人苦無機會上台,也看過不少中年人在講台上急於向世人推銷他的無知,胡說八道卻理直氣壯得像物理老師教授幾何光學,拿起白色粉筆往黑板上一畫就代表光。
上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
如果說關於中年男人我能說點什麼的話,那關於中年女人我就只能聽了。
那天會場上我的對面坐的是兩個中年大姐。
「Blog根本是年輕人的東西,因為只有年輕人才會有閒功夫寫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忙都忙不完了,那有時間寫那些。很多年前我在無名也申請了一個,現在連帳號是什麼都忘記了而且很多學生的部落格我都看不懂在寫什麼,像抄歌詞一樣」
我前方左邊的大姐大聲和隔壁我的前方右邊另一個大姐在交談。無視於台上講師,直盯著自已電腦螢幕,無線網卡插在筆電上,顯然正在上網。
「對啊!現在不是都流行什麼微網誌」右邊大姐接話。
「嗯!有一種叫Facebook的社群網站,妳有帳號嗎?」
「那一陣子不是都流行種菜,有上去玩一陣子,但後來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就很少進去了」
「聽說可以在網路上認識朋友不是嗎?我有一個朋友在做保險,facebook上的名單就好有幾百個」
「我們聯絡朋友都打電話不是嗎?怎麼可能像年輕人一樣和不認識的人在網路上聯絡聊天」
「我覺得網路最方便的地方應該是購物。我現在保養品、包包、滷味..連床單很多東西都是透過網路買的,上網訂購就送到家,真的很方便」。
兩人連頭都沒抬起來,直盯著自已的筆電,台上麥克風聲音很大,兩個大姐的聲音也不小。
「可是我覺得衣服還是到店裡去買比較可靠,很多衣服穿在模特兒身上很好看,但等收到衣服了,自已怎麼穿都覺得不對」
我偷偷看了一下右邊那個大姐的打扮,緊身黑色的內搭七分褲,上身是長版剛剛蓋住大腿的大橘色長衫,很能吸引人的目光是沒錯,不過是突兀不舒服那種。釘滿了亮珠的寬大黑色腰帶顯然對於修飾中年女性的粗大腰圍也沒有助益。
另外那位大姐則是穿了一雙深綠色的平底涼鞋,搭配花色有點雜亂的圓摺裙,還有點線邊脫落的痕跡。
就算是衣著邋遢沒有品味的我也沒辦法給個及格的分數。
「不是有幾天的時間可以試穿嗎?不合身可以退吧!」
「可我就是怕麻煩,總覺得還是不放心,萬一不給退呢?而且退貨不是還要辦一些什麼手續」
兩個大姐就這樣一來一往聊著,為了壓過講師麥克風,聲音也不知不覺越來越大。弄得沒出聲的我不好意思的偷偷看一下台上的講師。
顯然得我過度焦慮了,講師也是個中年人,很習慣自顧自地說話給自已聽,完全不在乎聽眾的感受,讓人很容易聯想到為亡靈超渡的法師。
歲月磨損的不會只有熱情和理想而已,想像力也會是。
「漂亮的女生絕對不會想要上台教書的,工作中要不斷的面對幼稚而無聊的學生,還要經常面目猙獰的發脾氣,一想到就會讓人胃絞痛」
有一個熱情和想像力都還牢牢的緊握著的年輕女生這樣說。因為不願意扳起面孔和學生周旋,於是她躲進了只有一個人的辦公室。
她現在是某個協會辦公室的祕書,整個辦公室名副其實的只有她一個人,努力執行著協會交付的所有任務,從早到晚有聯絡不完的電話和整理不完的憑證報表,假日還得辦活動不得清閒,領少少的錢然後也常常哀哀自憐。
這讓我想到火星。
火星是個寂寞的星球,熱情如火,但孕育不出任何生命氣息。
「世界上有什麼不會失去的東西嗎?」
「我相信有,妳最好也相信。」
1973年的彈珠玩具」時報出版的中譯本154頁裡這麼說。書裡也說到了冷得要命的土星和被哀愁埋沒的金星,但沒有說到火星。
關於遺忘。
「回頭看和抱怨是世間可怕的兩隻蠹蟲,牠們會吞食你健康的心靈」
寫這句話安慰我的是大學時同班的女同學。那時她自已剛走出了一段自虐式的暗戀,我則是因為第一次經歷感情的挫折而嚴重自傷。
「問題不是你想不想忘記,而是你得忘記」另一個女同學也這樣安慰我。後來我知道女生常常故作堅強這樣說,《暗戀桃花源》裡的雲之凡也說了類似的話
其實以吞噬青春記憶為營養的蠹蟲固然惡意的順手帶走了人類的想像力和熱情,但讓人遺忘的歲月之河其實也含帶著善意。上天善意地讓我們漸漸遺忘青春裡的各種哀愁、承諾與美好,也許也正是因為那樣,我們迎接衰老和死亡時就不會顯現出太巨大的痛苦。
有入口就一定有出口,青春逝去的哀愁就算像捕鼠器一樣沒有出口,還是可以丟給遺忘。
遺忘是美德。
遺忘其實是盛讚青春的沈默祭文。
寫完文章後,我覺得會吞噬健康心靈的惡蟲除了回頭看和抱怨外,我想喃喃自語也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