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跟不上時令腳步的風鈴木

黃花風鈴木是晚春的嬌客,總是在春寒將盡時努力抖落滿枝的綠葉,然後換上了像皇族一樣尊貴的黃花,料峭中迎著眾人的輕聲嘆息。

她第一天上班時正是風鈴木黃花搖曳的季節,於是她在庭前植了一株風鈴木,從此後「風鈴木」便成為她的自然名。
雖然有了一個符合季節的名字,但顯然的,風鈴木女孩和外放的風鈴木比起來顯得低調而且拘謹得多,有時甚至到了有點膽怯和退縮的程度。
約15坪大的辦公室,舉凡活動規畫、經費核銷、成果彙集、場地佈置、人員聯絡…..大大小小的事一個人全包了,工作不是全然沒有挑戰性的。數量龐大的單據、會訊…等文案工作即使已經讓她的長時間持滑鼠的手腕酸痛得不像是自已可以指揮的了,但對風鈴木女孩而言這不是最難的。經常得和講師等各種不同身分的人聯絡溝通與協調才是….常常這類打電話的工作讓她有點喘不過氣的感覺。
揣想電話那端的人的語意和讓自已的陳述被了解一樣困難,不是表達能力的問題,而是「語言表情」長期失靈。像冰淇淋蛋糕內包裹著熱騰騰的楓糖一樣的奇怪食物,風鈴木女孩冷淡的語言表情明顯的無法支撐她內心的善意與熱情,因此除非是熟人,否則初次接觸的外人很難不被這樣巨大的反差打敗。
面對人群,很多對其他人來說輕而易舉的事,但對風鈴木女孩而言顯然的太難。每一通電話按下結束通話鍵後總會讓她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像是身驅龐大的藍鯨深深吸了一口飽足的空氣,然後安然重新入水,那時焦慮和不安才能得到緩解。
「太容易害羞了不能叫風鈴木喔!」工作伙伴笑鬧著這樣說她。
「那該叫什麼好呢?」,她很認真的問,這時大家反倒不知如何作答了。
算起來這個工作是她第一個正式的工作,經過一些短期打工的奔波後,她很認真的想要這個薪資不算多的工作。她很開心地看待這個工作,畢竟這是一個很有價值的工作,很符合善良的她一向的價值。
但顯然的家人不做如是想。
父親總是覺得她應該做她原先該做的本行---教書,一逮到機會就會催著她去參加教師甄試或投考公職。
「是不是該找個薪水比較多的工作啊!當個老師沒有比較好嗎?」父親這樣說。而且往往在她拖著疲累的身心回到家想休息的時候。
這時風鈴木女孩往往只能選擇沈默,有時生著悶氣,怪自已不爭氣,不被了解的沮喪往往會持續好幾天。其實她自已也不是沒有想過繼續完成小時候想當一個好老師的夢想,但實習那一年不愉快的結果她還是選擇放棄了,而且那年她還深深的受到了傷害。
她一直沒法讓自已學著理直氣壯而表情嚴峻的站上講台發號施令,她知道簡易的初級教材對一群先備知識不足的小學生而言比較適合的教學方法應該是化簡為繁反覆引申說明,但顯然的她對所有理性知識的理解都是化繁為簡---這是她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也常因此得到師長的嘉勉讚許。可惜大部分的孩子並不像風鈴木女孩小時一樣聰慧,於是這讓課堂40分鐘的時間變得太長,空白時刻太多,然後一群失控的學生在教室現場產生了…..這讓她一度懷疑自已的能力,尤其在前輩同事的惡意挑剔下,她陷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低潮。
與其說是能力不足,不如說是聰明機伶和順從的個性害了她,這是她無法勝任教職的根源。
風鈴木女孩從小就是一個伶俐而順從的孩子,不驕矜外露並且勤勉自抑,自我期望高自尊心強但絕不勉強去求得不該求的事,她一直以為真正的鋒芒是藏於內而不是用來彰顯虛榮心的。
用簡單的話來說,風鈴木女孩是個很認真的女孩,從小就是。不管是老師眼裡或父母親的眼裡,都無可挑剔。
相對於父親,母親總是默默支持著她。母親會細微的察覺到她買了新衣或新鞋時的開心表情,也會直率的讚美自已的女兒模樣長得好。那種細心鼓舞的親情像受凍的腳被暖暖的溫水包覆一樣舒緩著她經常不安定的心。
每天為辦公室前的植栽澆水時,她會想起母親,母親常嚷著放假時要來替她照顧這些草花….
想到母親領少少的錢常年來支持著一個家,尤其是家裡四個孩子都小的時候,她常常為母親抱屈,也疼惜母親的苦。
風鈴木女孩是一個努力求完美的人,除非萬不得已,她絕不會輕易退到妥協的這個陣營來,這又加深了她辦事的難度。很多別人看來非常容易的問題,對她來說卻像是討論「自由與人權是否為人類與生俱來的天賦」那樣的哲學問題一樣複雜難解。
說她是個天生的哲學家也沒錯,很多問題她都想弄懂。很多問題當別人只會想到「怎麼做」時,她的困惑經常是「為什麼得要這麼做」。
這世界成功的法則固然千萬種,但所有成功都要具備某種程度的侵略性,這是一定的,缺乏像猛禽般的掠奪性的結果註定讓她只能守著一個辦公室靜默的完成她的工作,建構著她自已的理想世界。
風鈴木女孩經常非常沈默,不由自主的,像是被惡意的世界下了咒語的。
這世界無法讓風鈴木恣意開展時,風鈴木沈默了。風鈴木只想默默的和這世界的某個窗口對話。
也許缺少了路旁那一整道黃花的熱情召喚和鼓舞,至今庭前的風鈴木仍滿樹翠綠直挺挺的孤立著尚未開花,連花苞都還見不到,但我想總有一天會的,風鈴木總會有滿樹黃花的一天,因為風鈴木終究應該是卓絕而以滿滿的黃花來表顯尊貴的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