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找陳意涵

那一夜,大伙在一家以好吃的小籠包而聞名的店奢侈的享用「一個」價值90元(注意是「一個」,這個價錢我們鄉下都夠吃一大籠了)。這讓我聯想到了蹬著高跟鞋,推著吸塵器做家事的孫芸芸。

據說這餐廳已經在很多國家開分店了,想要進店用餐,預約不說,還得提前一個小時排隊才有辦法如願不會餓著肚子進不了門。可憐我是個孤陋寡聞的鄉下人,進餐廳前店名我聽都沒聽過。也因此當服務小姐親切為我們換上新餐具並且叮囑著不要沾任何調味醬料才能品嚐出松露的香氣時,我已經在那之前沾滿了醬油而且將包子一口下肚了。
暴殄天物就不用說了,我根本就是進大觀園的劉姥姥,心裡想著有錢人的一根汗毛真的比我們鄉下人的腰還粗啊!孟加拉都淹大水了,兩千萬人流離失所,我吃一個小籠包竟然要換上一副新碗筷?怎麼說都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這是一個充滿笑語與祝福的餐會,也因為我的朋友前程似錦,以古語來說是碩彥名儒,以現代話來說是青年才俊,這是他做東的場合,所以我才有幸得以在如此高價位的餐廳用餐。我的對面坐了一位國家級小提琴演奏家,高雅的她用一種傷害性的眼神嘲笑著我,弄得我只能一直擠點笑容掩飾我的膚淺。現在想起來,那時我臉上應該不斷的有像烏鴉飛掠而過的暗影堆積著吧!
不過也許是我多慮了,她笑話的也許不是我,而是所有人。
不過這不是最令人最難過的,最難過的是被迫著用很快的節奏吃東西。名副奇實的狼吞虎嚥---一想到這是這麼貴的餐廳,怎麼說都不是太協調的事。
用餐的那一個小時裡,演奏家一直說著很多雖然很高明但我真的難以理解的話,她以藝術家特有的苛刻和霸氣果斷的決定談話的主題和內容,有時可能是笑話,有時是她豐富的人生見解但大多數聽起來都像在教訓人。她以主人自居一直霸道的吆喝大伙吃這喝那,這讓人連眼跟前一向很吸引人的啤酒都不想碰了,只想快快結束閃人。
另一個令人不舒服的是店裡的服務。
服務的先生小姐們直嚷說著對不起,往往才放下筷子準備喘口氣,就會有個服務生又衝過來說對不起準備清桌面,來來回回很認真的添著茶水。或許大家都很習慣,但對我來說是實實在在的被打擾了。
進餐過程中我沒多話,不誇張的說很認分的拼著命吃。
其實也對啦!因為門外還有一列長長的隊伍等著進場。只能以慇切的服務不斷的提醒我們吃完快快閃人。
那是二月微雨的台北,寒流來襲的夜裡算得上很冷,飯桌上固然沒有足以招呼人心的溫暖,但仍然有很親切的幸福感來自準新娘那對有深度的眼神。
偶而的,我抬起頭和那樣眼神交會,可以看見高雅的氣質透過溫和而善意的光線從深邃的瞳孔裡傳達出來,即使沒有語言可以溝通,但光是一個淺淺的微笑也可以知道這是一個十足好教養的女生。肢體語言不多不少,什麼都得體的恰到好處,大方裡透著謹慎,合宜而不失禮。
所謂教養就是那樣的東西,和是什麼身分、唸過什麼書、職業為何...並沒有特別的關係。
餐廳裡沒有讓人想要多停留的氣氛,於是一陣風捲殘雲般狂掃完食物後我們轉往新光三越廣場。意外的!在這裡這個城市難得的展現了她美麗的風華,熱情相擁的年輕人踏著輕巧的步伐,流光似水的街道…人行步道上的街頭藝人奮不顧身的表演,為這冷漠的城市添加了不少熱情。穿過新光三越的天橋時,我和兒子FC一行三人不約而同的想要找尋陳意涵。
就是那個「很努力、很樂觀、很可愛、很活潑、很孝順、很親切、很善良、對姊姊很好,對大家都很好」的陳意涵。
這個小玩笑讓人忘記了先前我們三人為了上101頂樓觀景台而產生的鬱悶,細節不表,簡單講就是排隊想上樓的人太多,電梯載客量像阻塞的水龍頭,而服務的小姐呢?像領地被侵入的河馬一樣暴躁。最後沒有意外的,我們放棄了。
等待上觀景台的漫長空檔裡,我們隨意的走了每個樓層。信步走過晶光晶亮的寶石精品店門口時,體面的專櫃小姐笑盈盈的像高級的擺飾娃娃,但完全沒有招呼我們的意思。因為我們的裝扮怎麼看都不像是消費得起的那種鄉民吧!
台北其實是一個非常不友善的城市,雖然路上散步的小狗都會打上蝴蝶結,豬也絕不會穿拖鞋上街。但似乎所有陳設都只是遙遠燦爛的銀河----明亮而沒有溫度的。
在這裡討生活應該相當不容易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