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76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巨石般的恨意

我其實並不是非得找妳說話不可的!因為日記本已經燒掉了,裡面的文字和承印墨漬的紙張徹底一點也不剩的同時化為煙塵,也再度混著雨水降落成為泥土了。以年紀來說也不是在應該上熱力學的時間放著課本任性著跑出教室打撞球的那個幼稚的階段了。
 
其實我只是想問妳一個簡單的問題。艾爾帕西諾頑強地想約蜜雪兒菲佛一起去喝酒那部電影叫什麼?對的,就是艾爾帕西諾飾演一個剛出獄的廚師然後看上了漂亮女服務生蜜雪兒菲佛的那部電影。
 
「妳覺得我怎樣?七點去喝一杯吧?」艾爾問。
「妳瘋了嗎?」女務生有點錯愕,遲疑著要不要再有一段情感。因為失敗的感情太多太讓人害怕了。
「那七點半?」廚師再問。蜜雪兒菲佛帶著手提包準備離開了。
「那八點?」艾爾帕西諾不想放棄。
「八點半!」蜜雪兒菲佛終於回頭說。
 
很好的開始,結束也是很圓滿的一部愛情喜劇。並不是中年女人槍殺了不忠的老公那類令人膽戰心驚的故事,也不是像凱文史貝西到了中年仍然一事無成然後自信心崩潰,不僅自已找不到幸福,弄得老婆還跟別的男人上了床那種不爭氣的悲劇。
 
如果沒記錯,當時艾爾帕西諾應該40歲了吧!但仍然熱情不減地給了男性觀眾了不起的想像力和滿足感。
 
哎!想想都二十年這麼久了。這麼久了才回頭想到妳或許還記得,其實何必讓這種小事放在心裡這麼久呢?
 
但請別誤會,二十年過了再度找上妳的理由純粹是屬於事務性質的,就像是單純為了害怕電磁學被嚴厲的老師當掉而熬夜做著練習題那種心情,並不是馬克斯威爾的數學完美方程式的魅力征服了我。也就是說這純然和熱情無關的,因為真正的熱情會帶來心理上的欲罷不能,說是精神接近崩潰也不為過。那是一種不由自主的企盼,姿意放棄現實而放縱自我意志的情緒。
 
如果你還不明白,那做個比喻好了。這種突然想找妳問點什麼的心情就像帶著啤酒到棒球瑒,不是因為二、游之間的雙殺能激起什麼我什麼熱情,純粹是為了喝酒。
 
那為什麼非得是棒球場呢?因為這裡至少還有痛快的三振!當然也有封殺。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剛挨了全壘打心裡正不大爽快的投手可以對打擊者投近身球報復。雖說投手用這樣的方式解決自已的無能不是什麼正大光明的手段,至少很廉價啊!最多送一個壘包給你就是了。
 
可以想像騎著嶄新得發亮的機車載著年輕女孩頂著一整天日曬繞著北海岸省道也完全不抱怨的心情嗎?雖然沒發生過也請想像一下啊!這種心情和百無聊賴跑到棒球場喝啤酒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喔!
 
覺得我老得開始說瘋話也沒關係。台灣的礦坑都全部像被土石流掩埋一樣連一座都不剩了啊!所有的貓也都被流放到某個孤獨村落而意外的讓那個小村子變成觀光聖城了。靜謐被喧囂和庸俗取代不是什麼不自然的事。
 
事實就是這樣。
最近讀了一篇小說,故事裡的女主角懷抱著對某個男人強韌的恨意,程度巨大到可以說就像珠穆朗瑪峰那樣難以超越。當大地震發生時女主角所立即感受到的不是自身生命的恐懼,比那個還強烈的意志竟然是希望著那個男人就在地震的瓦礫堆裡直接壓碎不要再醒過來。
 
很令人傷心的故事,雖說真的很可憐,懷帶著像巨石一樣的恨意孤單的活了二十年吶!怎麼說都不是容易的事不是嗎?
喔!還有對了,以前妳不管開不開心都會哼唱著的一首歌----《是你在說抱歉嗎?》那歌是誰唱的呢?歌詞想表達的究竟是自責還是為了索討一個道歉呢?
 
這事也困擾我很久了。妳知道的,我常常會為了弄不清楚某些小事而終日焦燥不安。為了這事,我幾乎聽遍了那段時間前後所有流行情歌,不管多麼哀怨、多麼深情..甚至於是多麼矯柔造作的。我發現那個時期的所有情歌很少開開心心的,絕大多數都是細數著過往的美好戀情並且不忘對負心的人以哀哀自憐的心情在進行控訴的。而且我常弄不清楚愧疚和怨懟到底那個情緒多一點,我想應該都有吧!所謂的愛情不就是貪婪、然後貪婪不得接著就自責道歉的過程嗎?
 
我可以再問妳一個問題嗎?對不起!都為了一些小事而浪費了妳寶貴的時間。
 
妳對養寵物的想法是什麼呢?妳對時下流行的重節奏的舞曲又有什麼看法呢?是有個朋友問我的,我也想問問妳的意見。
我個人覺得兩者共通性不大,唯一相同的是都可以讓年輕人用來欺騙自已仍然懷抱著生命熱情,想像自已的純真。不知道妳的想法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