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教師節的來信

老師!教師節快樂。

 

去年同學們聚會時我帶給您的洗手乳使用過了嗎?很不好意思的,經過了這麼漫長的二十年後我能回報給您的竟然只是幾張百元鈔票就可以換得的日常之物,比起您曾經給過我的,實在太微不足道了。

 

 


回顧起過去漫長的歲月裡,您無數的話,到現在都還相當受用呢!

 

 


也許您不相信,您在中學週記裡鼓勵我的話,只要想起那些紅色墨痕,不管真實成分有多少,也許在您的心裡只是基於一個教師本能上對教育的態度,但事實上都或多或少成為我支持著自已的一部分。到現在每一本週記都沒遺失,完好的放在抽屜裡呢!

 

 

 

 

看到那些善意的祝福的同時,往往也讓我能清晰記起很美好的少女歲月-----沒有特定主題的懷想、沒有來由的悲傷、小題大做的競爭...或許還有不切實際的虛榮心,總之,是一段很孩子氣的時期,幼稚卻很認真。

 

 


雖然實際上可能平淡得很,什麼也沒有留下,但隨著回憶而來的意識卻可以像洗過洗手乳的手那樣帶有香氣,時時提醒著我:平凡的我也曾擁有過獨特的自我風格。

 

 


老師!真不好意思,我過度的看重了我帶給您的微不足道的禮物了。
昨天我從八堵回來,自已一個人。

 

 


我刻意換搭了無數班次的區間車,任意的在入站口旁的購票機對著陌生的地名按下了鍵,車到站了就下車,然後默默的等下一班南下的車。

 

 


對我來說短期之內似乎也沒有什麼事非做不可,所以我刻意放慢了步調。感受到小津安二郎的黑白電影裡周吉老先生說過的:「一個人過日子,時間變得好漫長」。那時他的妻子剛過世沒有多久,孩子在辦完母親的喪事後一一離去。老先生可能帶著和我此時相同的悲傷,雖然原因或許不同。

 

 


我站在地名非常陌生的小火車站月台,望著為數不多的旅客上下車,什麼也不想的注意著行人的姿態,呆望著每一張陌生臉孔時,會感覺好像有一股很安靜的流水注入了意識,然後默默的像是喚起了什麼。

 

 


畢業後的這些年裡,我忙碌的工作,積極的面對人生,想像著自已正追求夢想中的幸福,但這些日子以來,那樣的熱情為何突然之間消失無蹤了呢?


「我失去了什麼呢?」這是我不斷的反問自已的。
經過永靖車站時,我寄了一張明信片給自已,蓋上了永靖地名戳章的明信片。收票的站務員很少見的是個年輕的女生,和我差不多的年紀,俐落清爽的短髮,穿著合身平整的制服,挺直了腰桿工作,就算沒有旅客過站一樣笑臉盈盈,像浸潤在新婚的幸福裡才會有的那種情不自禁的美好笑容。


我想要用戳章的印記永久留住的或許是我此生以後都不會得到的幸福吧!想到這裡不知不覺淚就流下來了(其實我已經很努力讓自已不要流淚了)。那時我真的是這樣想的,但寫信給老師您時,我又想到幸福之神還是會眷顧我的吧!因為老師您曾在課堂上告訴過我們,當任何悲傷發生時,千萬別想要用任何形式的情緒稀釋它,只要一再確信一件事就好,那就是告訴自已,時間會帶走一切,多麼巨大重量的悲傷也一樣。


我也記起了您在中學課堂上說過的,您總是在心裡覺得很苦的時候洗衣服、燙衣服、折疊衣服、刷洗浴室....像是要確認磁磚上有什麼編號一樣,然後攤開本子寫日記。


至今我都還猜想不出您那時到底是處在一種什麼狀況的低潮,所以不得不對著人生根本完全缺乏理解的中學生說出了那樣不可思議的事。


最近我像是偷了您人生的法寶一樣,也試著那樣做了,不過我好像失敗了,成效顯然不如預期那樣好。我想人生畢竟不像物理學那樣容易的,根本也找不到一本附有解答的參考書。


事情是這樣的。
在這之前我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用來確認「他」是真的離開了。具體的方式是進行了相當多意識上的調整,刻意過著規律的生活,工作保持著,努力不要任性的辭掉(直到一個月前),就算突然之間在同事面前唐突的流下淚來也隨意編造個理由轉移話題,任何朋友約吃飯也不拒絕,就算真的沒有胃口也努力讓自已和大家一起上餐廳。


意識和心情一直單調的反覆著,感覺就像被擊倒的保齡球瓶,隨著球滾回投擲預備檯,十隻球瓶就得完整的在球道的末端再度整齊排列好,不管之前有多少殘瓶,然後準備再承受重擊,當然沒得逃避的又得再站起來。


他是我第二個認識的男生,第一個認真想要一起過未來日子的人,而我是他第五個女朋友。
半年前他找到了一個年紀比我輕的女生(年輕很多吧!我想)。然後帶著懇求我放他自由的眼神告訴我他和我在一起的這些年是多麼沒有價值,一切只是基於習慣和他的善意,其實和空白沒差別。他生命中第六個年輕的女生讓他真正明白了什麼才是愛情。在我還來不及回過神時,他連道別都沒有地離開了。


老師您知道心破了個洞是什麼感覺嗎?

就是會不斷的察覺自已的呼吸,伴隨心跳的聲音…..任何一刻都像節奏平板而無趣的糟糕鼓聲一樣讓人坐立難安。但這不是最痛苦的。
最痛苦的是得裝得很平靜,像爬上了極度缺乏氧氣的高山時還得強忍著胸口的伏動,平靜的像走在平地上一樣。老師,不是個性上要強喔!我只是討厭別人毫無解決誠意的問句:「妳怎麼了?」。


這個問句會為我帶來一陣反胃和羞愧。
傷心欲絕固然讓人崩潰,但羞愧的感覺更痛不欲生。我恨他的同時,我知道我更恨的其實是自已,恨自已錯認了一個人的好,恨自已讓自已如此傷心....


和您教我們的一樣,我也試著開始寫日記。其實我很少用這種靜態的方式解決焦慮。畢業後這些年以來,我一直非常忙碌,不誇張的說行事曆完全填滿了工作和「他」。 現在的我沒有可能任意從手機裡隨便找個號碼,然後像學生時期那樣任性地發出邀請:「別上課了,陪我去墾丁散心幾天吧!」。 基本上我已經沒那樣的朋友了。有也一定沒空。就算有空,也會覺得唐突不安,怕我帶上了像瘟疫一樣的什麼麻煩。


上回我在FB上留了:「外婆上個禮拜終於解脫了痛苦,平靜地走了...」,結果有五個關心我的朋友按了「讚」----基本上現在我可以找到的就是這樣的朋友了。


「我已經35歲了!」
我想這就是35歲的代價,我試著找伴,但我知道我只會陷入一個更大的孤單。有時我會想我是不是無路可走了?
35」這個數字對此時此刻的我來說真是巨大而且沉重。


過去的他當然也有過善意和溫柔,我試著不去想。可是無論多麼努力的不去想,腦子裡那股牽動情緒的神經訊息還是會從某個深沉之處蹦跳了出來。那樣的訊息不像手機簡訊一樣容易處理,可以完全不看直接刪除。相反的它像末端帶了鉤子一樣,拉起來的時候不是一條線,而是整個身體被牽動起來了,接著我必須躲起來,因為我會豪啕大哭,直到身體無力的坐下來。


心總是空空蕩蕩的,身體像被掏空了而失去重量,第一個禮拜時我就那樣一分鐘一分鐘的數著時間。黑暗而無依的心像個乾渴的沙漠,所有盼著他能回來的希望最後就像涓細的內陸河流一樣在沒有生命的沙漠鑽進了地底,無聲無息的被黑暗的地底吸了進去。
我知道手機設有特殊響鈴音樂的那個熟悉的號碼再也不會傳來任何消息了,我開始認真的想,這已經不再是我和那個男人的問題了,它純粹是我的問題了------不過知道這事實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


一個月前我辭掉了工作,不是任性,和那相反的其實很慎重。因為我想我得先確認我自已的存在,然後才能健康的走下去。
我開始自已一個人去旅行。


經過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和自已獨處後,我真正需要接受的只是他已不再愛我了這件事而已。就像他真正需要明白的是自已的自卑和脆弱,但可惜慾望仍然蒙蔽了他的心。


現在我似乎是有些了解他了,是他的自卑,需要靠著漂亮女生來填補空虛的部分。那樣的填補是他信心的來源,也許更明確的說是他一直以來生存下來所需要的依靠。


我似乎該原諒他的不是嗎?
老師您知道有一隻會偷人名牌的猴子嗎?被偷了名牌的人會怎麼樣都想不起自已的名字,最後不得以只好買了一只銀手鐲刻上自已的名子,然後時時的掛在手腕上,用來確認自已。否則只要有文件需要填上自已的名字卻怎麼樣都想不起來時就傷腦筋了。


那是我在火車上閱讀的一本有趣的短篇小說。當時車剛好經過二水,窗外有大片綠油油讓人看起來心情非常開朗的稻田,莖葉間正蓄勢待發等著抽出飽實的穗來呢!那時我知道家快到了。


我真的相信那樣的猴子在這世上是存在的,不過並不是像書裡的猴子一樣珍視著自已偷來的名牌,而是偷到名 牌後接著就隨手一丟,沒有欠疚的,這個世上於是就有某些心靈不得不以空白的方式存在了。


偷了人家的名牌,最後任意丟棄,我想這是很壞的猴子才會幹的事,希望老師您永遠都不要遇上那樣的猴子才好。
和老師您寫過信後,我的心情稍微輕鬆一些了。真像以前寫週記一樣呢!
老師,謝謝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