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生的顏色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雖說是村上的第13本長篇小說,但這是指篇幅而言。相對於其他長篇作品,這本書的質量算得上很輕,閱讀時其實可以完全卸除武裝,不用有太大的負擔,心態上就把它看成是村上為了休息而寫的小品也可以。
依照村上寫書的習慣,一個耗費心神的長篇作品完成後通常會有很長的一段休息,但以勤勉為美德的他並沒有真的閒下來,通常會透過翻譯喜歡的國外作品或者試著寫作短篇用來蓄積下一本長篇的能量。
當然這是很久以前他在某篇訪談裡說過的習慣,如果現在還是維持這樣的規律的話,那《1Q84》這部超重量級的作品完成後,村上短短的以三年時間,很快的就以長篇作品《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來滿足書迷的期盼,算得上是非常快了。可能是《1Q84》主題太多,分量太重太沉了,寫完後等於是掏空了心神。所以村上是以休息的心情來寫《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這本書也說不定。本來可能只是想要寫個短篇,但不知不覺文脈延展開來而停不下來,越來越多的文稿,最後就成了個長篇。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例如《發條鳥年代記》裡就硬是在某個太長的支線下產出另一本長篇《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所以《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裡我們看不到太多的情節和主題,典故也大量減少,慣用的魔幻風格不見了,反而用了村上不常使用的寫實風格。
因為是一本份量不重的小說,是非常平易近人的小品,不用像讀《1Q84》時需要正襟危坐,也不會被充滿意象的符號弄得團團轉,Little people、空氣蛹、兩個月亮、貓之村....諸如此類令人迷惑的寓言敘事都沒有,所以說《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這本書閱讀起來是相當輕鬆愉快的。
然而村上畢竟是村上,就像某個作家說過的,風格是一個作家獨特的印記。雖然《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迵異於以往的長篇,但濃密的村上風格仍然充滿全書。例如意識流動的細微描刻一樣牽動讀者的心神如涉實境。看似不經意、輕描淡寫的愛情,即使沒有穿插複雜的衝突情節或激越的對白,讀起來一樣讓人感受到主角的深情款款。就算很多時候其實只是接近單戀式的沉吟,讀者還是覺察到了主角純粹、幽微、細緻而敏銳的深沉之愛.....當然沒有意外的也帶著傷感。
本書因為是寫實風格,而村上顯然對經營寫實風格的開頭不夠嫻熟(或是說不耐煩也可以),因此本書的開頭不像其他長篇那般充滿魅力、引人入勝,雖然文字一樣很流暢,我個人的感覺是不夠自然而顯得作做,刻意渲染的味道很明顯。不過村上是意識流派的大師,意識的描寫終究是村上的強項,無形的思緒和意念在村上深厚的功力下仍然都能像具體而深刻的畫面一樣層次分明地開展。所以整本書還是很有吸引力,讓人很有一口氣讀完的念想。
村上所有的長篇都可以看到「尋找」這個主題。小說常常會帶有一般在偵探小說裡才能看得到的懸疑調性,帶領著讀者進入意識與現實糾纏的魔幻寫實情境,而隨著情節的展開,主角常常必須隻身對抗強大的無形力量(通常是看似虛無而且是邪惡的。這時讀者會被村上丟入迷宮,一時之間找不到出口。直到書末,讀者才會和主角經歷像英雄一樣的旅途而穫得寶藏---獎賞通常不是具體有形的,心靈上的成長才是重點,當然也產生了較為堅定的生存力量。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這本書追尋的是一段唐突消失的友誼。這很特別,因為友誼在村上長篇小說裡往往是支線,是很少見的題材。
主角多崎作曾經牢固的擁有四個親密的朋友,他們的名字都帶有顏色(赤松慶、青海悅夫、白根岫木、黑埜惠理),只有他獨缺。在某個偶然時刻,幾乎毫無預警的,四個朋友刻意串聯起來,唐突而毫無妥協餘地的遺棄了他。
被徹底孤絕的多崎作幾乎想要尋死。在失去歸屬感後他懷疑了自已活著的意義,以為名字裡沒有顏色的字是自已空洞人生的一種暗示。
當然,結局是樂觀的,多崎作透過追尋找到了自我,了解到名字固然可以有自我風格,但命運畢竟還是掌握在自已手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村上的長篇小說裡通常會安排一個形象樂觀的女性角色,一方面用來平衡男性主角較為陰鬱的性格,另一方面便於設計與主角有澄清價值的對話。像《發條鳥年代記》裡的笠原May,《挪威森林》裡的綠。而本書裡擔任這角色的是多崎作的女友木元沙羅(她的名字裡也沒有顏色)。
雖然大致上這是一本不用透析典故就可以輕鬆讀的小說,但我想多明白一些李斯特會比較好,不管是李斯特的音樂或是生平,這對理解小說的多重結構會有幫助,也會增添不少閱讀樂趣。不僅是因為讀村上的小說是需要音樂的,而且是因為李斯特本人是醉心於浮士德的。
就像前面所說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整本書的風格是寫實的。但仍然有一段神奇的故事維持著魔幻風格。那就是灰田回憶著父親早年歲月時無意間帶進來的插曲。善於說故事的村上安排了一個神祕的角色綠川,意外的討論了一個嚴肅的主題:「削減生命,接受過早的死亡來交換才華值不值得?」
這根本就是為了知識和權力不惜和魔鬼交換靈魂的浮士德主題。而這段看似無意穿插進來的故事,實則是為了白妞的早逝預留伏筆。
書裡也透過紅仔的話為白妞的悲劇交代了實情:「白妞確實擁有優越的才華。可以巧妙的演奏音樂。從我們看來,那已經很了不起了。但很遺憾的,那並不是她自已所要程度的才華」。這是很一段悲傷的註解。世俗中的眾人想要得到的往往比自已所擁有的多得多(特別是所謂的才華),於是魔鬼有了滲透的機會...有更甚的,很多人就算出賣靈魂也在所不惜。
我個人認為村上最了不起的地方是永遠不說教,不會賣弄作家的孤芳自賞,刻意切斷和人群的聯繫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事村上是不會做的。他總是帶著和流行文化競爭的雄心,真誠地傳達他認為對的價值,自然不作做。所以不用刻意想解開這些小說裡的深意也無妨,《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一樣很好看,筆調流暢,真情流露而且誠意十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