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469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美麗的玫瑰裡藏著惡意

《聖誕玫瑰》雖然只是楊采妮初試啼聲的作品,但是構思細膩、劇情流暢,加上演員稱職而出色的演出,實在是一部難得的佳作。
雖然是以陳志天(郭富城飾)和薛肇文(夏雨飾)對壘的法庭戲為主軸,但和大部分以揭露犯罪事實以達到申張弱勢正義的法庭戲不同,楊采妮採用了較為罕見的「弱勢者的惡意」為故事的隱線。一直要到影片的最後,觀眾才會明白那個看來最弱勢的李靜(桂綸鎂飾)其實控告的動機不單純,事實上她才是加害者(固然她也是最不幸的受害者),這樣的劇情安排除了讓結局不落俗套外,也為戲多出了弱勢者心理層面的探討,當然也就豐富了這部戲的價值,相當成功。
這樣出人意表的劇情轉折在驚悚電影或偵探小說認真來說並不算少見,但我想兩者還是不同的。
故弄玄虛的驚悚電影故意讓觀眾猜不透兇手固然是常有的事,但是最後讓觀眾看完感到挫折的通常不是因為覺察了自身的愚蠢。令人生氣的原因往往是導演從頭到尾都以極不合理的方式隱藏了兇手,簡直到了惡意愚弄觀眾的程度。如果試著把這類粗糙的電影從頭到尾再看一次,就會發現很多情節根本漏洞百出無法自圓其說。
《聖誕玫瑰》不是這種先定下結局然後反過來設計情節的不良影片。
整部影片到了最後周文瑄(張震飾)的清白才得以維護,結果雖然頗令人意外,但李靜的惡意不僅讓觀眾完全諒解,弱勢者源於受傷而產生的不平衡心理也詮釋得合情合理,這部分成了電影最成功也最有質量的部分,甚至於廣泛的博得觀眾的同情。
影片一開始我無法理解周文瑄的沉默,他那種不積極悍衛自身清白的態度讓人覺得不合常理,但事實隨著法庭攻防詰問的開展而把實情一點一滴的揭露開來,周文瑄的消極態度就變得合理,因為他對李靜不只是憐憫而已,也有深深的虧欠,雖然法律上是無罪的,但道德上沒有那麼理所當然。
周文瑄是一個家庭幸福美滿,社會形象幾近無暇的醫生。官司讓妻子的信任面臨考驗,一個不小心自身的形象還有職業尊嚴就會一夕崩潰,自已對李靜微弱得幾乎看不見的愛,介於憐憫和不道德的疼惜之間的,這讓他投鼠忌器、欲言又止。
用這角度檢視張震整體的演出就可以知道他的表現極為精采。我甚至於覺得張震的演出比桂綸美還要困難得多。因為李靜的角色明晰,弱勢者受傷、控訴、心理狀態沒有兩面性,也相對容易掌握。周文瑄不同,如果做足表情表現據理力爭的話螢幕形象就會一下子從受害者變成了道德的加害者,那就得罪了普遍同情弱者的觀眾,反過來講如果表情做得太少,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那在螢幕上也就坐實了李靜的指控,那樣不僅顯得不合常情也和導演所設定的角色定位不同。
所以張震的演出應該獲得掌聲。
楊采妮第一次執導就選擇了一個沉重的議題,顯然她是有備而來。對一個女性導演來說雖然形式上是性侵害而上了法庭的戲,但對與錯的善惡二元討論顯然太剛硬,楊采妮明顯有更強的企圖心。
《聖誕玫瑰》品質當然很好!但我還是認為導演太用力了。整部影片也因為太過用心匠氣十足而顯得有點不自然。我認為這不是楊采妮的天分不足或是技巧生澀所造成的。而是初次執導對楊采妮而言壓力太大了,她太想要在口碑和票房上都有斬獲,於是她認真的安排了每個細節並且力求完美,可以說面面俱到的把整部電影經營得滴水不漏。
楊采妮精巧的加入了各種戲劇元素,什麼都有。像是法庭言語的攻防、道德兩難的困境、婚姻的信賴、父子和母女之間的衝突。所有元素齊備,完美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一切都那麼剛好,一切都都麼合理,一切都那麼讓人沒有懷疑。更難能可貴的是楊采妮非常用心,努力讓主軸和支線明晰,角色安排也層次分明,該輕的不會重,像張震和妻子秦海璐之間的對話不多不少。該重的也不會輕,像桂綸美每一個鏡頭都那麼有分量,表情都那樣具有深度。所有的角色都安排的恰如其分,連陳志天身旁都安排了一個冷靜的助理角色用來平衡他因太過想要保護被害人而顯得失控的觀點。
分量十足的「戲」,讓人覺得好像吃了一碗口味過重的牛肉麵,好吃固然好吃,但不免會讓人懷疑,到底真的是烹調手藝好還是只是因為酸甜香辣俱足的醬料好吃?
添料過多的結果就是影片失去了最珍貴的部分,那就是導演個人的獨特視野和敘事風格。也因為導演不忍割捨的材料太多,沒有適當的加強主題深度,也沒有適當留白讓觀眾的想像力得以參與,影片渲染感動的後勁便無法有效產生。於是整部影片就像一個精雕細琢的美好工藝品但卻見不到藝術層次的感染力。
導演是心思細膩的女性,所以對女性所感受的各種社會性的壓迫特別敏感,所以在李靜這個角色設定的心理狀態非常成功,但也不是沒有缺點。例如影片末了,我覺得李靜控訴的戲應該有適當的醞釀,然後再多幾場戲漸次展開。否則單憑母親上法庭那場戲就讓她長久以來的情緒迸裂開來似乎顯得太突然,而且李靜法庭上控訴的言語張力也去得太快,嘎然而止讓人覺得意猶未盡,和整部影片的精巧結構比起來顯得不足。這就不免讓人懷疑這麼努力的導演到頭來所想要傳達的思維和一般苦情女性被性侵後上法庭的控訴角度也沒什麼不同,而且也間接曝露了李靜從被母親傷害遺棄到後來變成一個品質良好的鋼琴老師之間的跳接也草率得難以令人心服。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陳志天和父親間的創傷陰影。劇情的安排除了有點老生常談外,平板缺乏深度是更嚴重的問題,單靠郭富城在父親床榻前聲淚俱下的獨白是不夠的,導演的安排顯得有點便宜行事太過投機,觀眾對陳志天這個角色的心理狀態的理解就有點勉強。
我個人還是覺得這是因為楊采妮太貪心了,什麼都要,某些段落演繹舖陳得不夠的結果就會留下弱點。一部好的電影終究不能什麼都要,要懂得取捨,經營深度比追求「圓融」更重要。
至於票房上的收獲,這部片子遠遠的比不上趙薇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我想同樣是第一次執導的女性導演,楊采妮一定很傷心。 這讓我想到了《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在票房上的成功(維基說這部片子賣了7億台幣)。我只能說票房這東西真的很妙。劇情結構支離破碎,只有主題而缺乏深度的電影,就算110分鐘的劇情很明顯的只是生硬地拼湊出來的,只是因為主題曲好聽?或是女主角漂亮?更或許只是片名流俗易懂….只要能在網路上口耳相傳造成話題風潮,什麼奇蹟都是有可能的。有時我甚至於會懷疑那票房數字會不會也只是宣傳的一部分?畢竟這世界的真假分際已經越來越模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