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努的私人筆記本
關於部落格
側耳聽聽風聲,慶幸自己的心和年輕時並沒有多少改變,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沒有好好成長而己....
  • 73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缺席的理由

 當時上課時只是像投影機一樣把課本裡的的數學式子抄上黑板的教授完全沒辦法贏得我的尊重。
「班代是不是籌辦一下謝師宴呢?四年了,應該好好感謝一下系上的老師們」導師是個胖胖的女教授,教的課是固態物理,笑容雖不可愛,但提議時倒是不帶私心充滿善意。
從最後低落的修課成績可以輕易地看得出來她的課我一堂也沒聽進去,可能是我資質太壞,也可能是早早就受夠了那些沒有啟發性的教學內容。
突然間急速分泌的甲狀腺讓我憤怒地從座位上站立起來。
「老師們連我們的名子都幾乎叫不出來,開的課也不是所有人都修,有什麼理由要我們花錢請老師吃飯呢?」
記得當時我是這麼說的,匆匆25年過去了,我現在還是這麼想,只是不會再這麼理直氣壯了。反而會為了當年的愚蠢而臉紅。
其實老師們從來都不會期待學生們自以為是的那一餐飯。謝師宴之所以成立都只是因為一個職務稱為「導師」的人因為職務上的壓力,想藉個時機「疼惜」一下自已的同事。學生們即將畢業了也好有個名義道別,大伙歡聚一堂同樂。一切無關謝師---雖然場面上的致謝是有的。
好多年了,在我心裡那個叛逆的靈魂又開始蠢動了。今年我終於有勇氣對「謝師宴」說不了。不同的是25年前我反對的理由是同學們的言不由衷,今年我抗拒的則是學生們的名不符實。
同學們!盡情享受你們的年輕吧!有個場合來話別,懷念彼此的確很有需要。但對不起,因為不想再次被當成標題而不是內容,所以我今年選擇缺席。當然,這話也說重了,因為你們根本不會在意有那些老師到場,有那些老師沒到場。
而我的老師們,對不起!當年太年輕了。年輕到把愚蠢衝動當成了堅持正義的勇氣,但一切顯然是公平的,當年我的魯莽無狀,如今也得到了同樣的回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